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7-06-28

如今,互联网下半场的论断早已烂大街了。微观层面看,确实用户增长红利消失后,创业者的机会少了,成本将高企,但从宏观面去考量的话,下半场后又意味着什么呢?实质上会有两股力量从PK走向交融:一股是巨头的打法会变,共享、赋能要远远比打倒对手更重要;另一股是行业里的开发者、创业者等依附力量,他们过去还可以野蛮生长,但以后要学会从平台汲取营养,学会做寄居蟹。

627日,继推出大鱼号后,UC又抛出了光谱计划推出UC开放平台(http://www.open-uc.cn/)。何为光谱计划呢?用UC的话讲,旨在赋能同业者,开放UC在内容分发体系和浏览器核心技术生态,涵盖内容、大数据、商业变现及UC浏览器内核等层面。这其实就是互联网进入下半场后的一个典型打法——新竞合法则。

没实力玩平台和生态,就要学会做寄居蟹

行业环境发生改变,任何人都无法忽视。下半场后,产业生态和产业链上下游的合作关系会逆转,开启一个无边界的时代。这种认知上的升级相当重要,甚至比拿到一轮融资、打赢一场大仗更决定成败。而要想运用这种思维,首先就需要认清新时代会出现的三种新现象:

首先,上半场是赢家通吃的打法,竞争大于合作。由于移动互联网增长释放出了巨大的红利,各家都能从中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间,但进入下半场后,不同领域的势力范围已圈定,各家的护城河会越挖越深,你如果想把触角延伸到别人家地盘里去,从零开始做,难度会变得越来越大。这就会催生出新的产业协作秩序,会出现明确的分工协作的现象,由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

其次,互联网大佬们之间比拼实力,不再仅仅看哪家用户体量大,哪家平台创造了更高的直接营收和利润,而是要看平台的生态实力、开放度和亲和力,以及开放和分享所形成的外延价值。说得更通俗一些,你不要只做一棵参天大树,而是要孕育出一片森林。这一点上,阿里的马云最有话语权,因为阿里从一开始就是玩生态和基础设施长大的,淘宝、天猫、支付宝、阿里云等都走了这样一条路。

最后一点,创业者需要扭转思路了,不要总想着找个颠覆的机会去改变世界,因为流量成本、开发成本日益攀高,商业变现变得越来越难,创业者一味地在前线厮杀,不懂得顺势而为,很容易四处碰壁,或者等不到黎明就意外阵亡了。对创业者、开发者等依附力量来说,如果没实力玩平台和生态,那么就要勇敢地学会做寄居蟹。

UC为什么会推“光谱计划”呢?就是因为看到这些变化。谁能认识到这种变化,就能以平台、生态之名收编市场,攒小舢板成大旗舰。你在帮助更多人成长、赚钱的同时,才能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

内容是标配,开发者只需做好产品的事

字面上理解, UC的“光谱计划”大有佛光普照的寓意。但对于平台方来说,并不是你手里攥着大把用户,成为入口了,然后就只需等着“宾客”上门了,还需要找准开发者、创业者及产业链上下游的痛点,形成开放式的模块和组件。

这有点像PC时代的操作系统,提供通用的开放接口,即插即用的操作环境,以及更具友好性的第三方支持。这一次,UC对外免费提供信息流的内容分发、变现组件和浏览器内核技术的定制化服务,要做的就是类中间件的“系统”。其中最关键、普适性最强的就是内容。

为什么选择内容分发进行开放呢?道理很简单,内容已成为全行业的标配,是一个通用性的“插件”。对开发者来说,开发一个APP,不可能自己去搞定内容生产、分发和变现,这样就有点“不务正业”了。如果有第三方能提供一套现成的内容、变现的体系,既能躺着赚钱,又能通过内容,提高产品用户的活跃度,显然是一箭双雕的好事。

恰恰,UC干这事有自己的优势。从内容生产端来看,今年3月底,阿里文娱大鱼号抛出了20亿元扶持内容创作者的计划,做大内容生产端。如今UC有超过50万的内容提供方,覆盖了机构媒体、自媒体、独家版权资源以及明星号等丰富内容,并提供了“一点接入,多点分发”的统一分发平台,打通了优酷、新土豆、UC三大入口平台。对内容创作者来说,你无法拒绝,对UC来说,可以获得源源不断的内容。

内容分发方面,建立在大数据基础之上的精准分发推送体系是重要抓手,但高度依赖于数据量。UC是国民级应用,13年积累了庞大的浏览、阅读、搜索数据,同时还打通了神马搜索、淘宝天猫、高德地图、微博、豌豆荚及PP助手等产品,数据上覆盖了搜索、电商、视频、地图、社交、应用、游戏等多应用场景,算是国内互联网行业里丰富度最高的数据矩阵。而有了数据后,就能对用户准确画像,才能谈得上机器分发和推荐算法的精准性。

最后一点就是内容的变现。UC除了把内容输出给第三方外,持续性的收益更是开发者关心的。阿里广告投放体系中有超过100万的广告主,可在不影响用户体验的情况下,在信息流页面中嵌入广告位,实现商业变现。这一点类似过去的广告联盟体系,只不过内容形式更多样,大数据和用户画像能力更强劲了。那么,开发者能获得多高的收益呢?去年阿里妈妈公布过一个数字:媒体分成超过100亿元。

结束各自为政的战斗,为手机厂商赋能

如今,独立内容平台的机会正逐渐消失。而除内容外,整个行业的技术研发成本也变得越来越高,哪怕你花大价钱沉下心“憋”出一个产品,还需要后续的用户运营和持续迭代,成功的几率会越来越低。不换个思维模式,很容易成为一个“坑”。

手机厂商就是一个相当典型的场景。过去一两年,手机厂商具备了一些互联网思维,除了APP的装机收费外,他们也开始玩应用商店,做自主的信息流、浏览器的产品,想能突破硬件思维,探索服务和广告的新业务模式,但实际上因为缺乏资源,应用产品开发、用户运营经验不足,结果都铩羽而归。

UC这次对外开放浏览器U4内核技术架构,抓住的就是这个契机。

一方面,在用户体验上,UC能帮手机厂商加分,不至于被用户吐槽而影响手机销量。比如使用U4内核后,首屏打开时间快了24%,流量消耗能节省16%,耗电量节省30%UC在浏览器基础上还开放了云端服务,在页面转码、广告过滤、防劫持方面提供帮助,并推出了视频插件阿波罗,支持小窗播放、独立进程解码、26+视频格式,缓存速度比系统自带提升50%,崩溃率降低了60%;另一方面,UC浏览器内核技术还可以绑定上定制化的信息流服务,帮手机厂商在卖硬件之外,有一块不菲的广告分成收入。对手机厂商来说,何乐而不为呢?

此次,UC推出大鱼号计划后,再一次抛出“光谱计划”,形成了开放赋能的闭环。这一举措很好地继承了阿里的生存哲学。马云一直强调平台理念,电商发展时代,喊的是“让天下没难做的生意”的口号;互联网下半场后,UC扯起“让天下没难做的开发”的大旗。道理都一样,玩的是基础设施,还是水电煤气的商业逻辑。

相信,这种互联网下半场后的新竞合法则,会成为接下来很长一个时期的主流商业观,UC的“光谱计划”仅仅打响了第一枪。着眼大局,我们呼唤更多开放式的举措,这不仅能让行业内资源配置更高效,避免过多的重复性竞争,带领行业从粗放式向精细化升级,更将主导下一个时代,进一步改写行业的竞争格局。

2017-05-07

历朝历代,从不缺权倾朝野的人物,这些人都名动一时,风光无限过,但往往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光鲜背后总会有黯然消褪的那一天。

如今,头上顶着一长串“官衔”并被外界默认为“准太子”的俞永福,恰恰站在“冰与火”的边缘上。表面看起来,俞永福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两三年时间平步青云,掌管着阿里大文娱、阿里移动、阿里妈妈等多个“帅印”,几乎是仅次于马云、张勇的阿里“三号人物”。但实际上,作为人们眼里的阿里“准太子”,俞永福的功劳到底有多大?在风风光光中又能走多远?恐怕是见仁见智的话题。

头衔一个接着一个,但是大功劳却屈指可数

某种程度上讲,俞永福是一个“幸运儿”,在恰当的时机出现,得到了马云的赏识。

2014UC并入阿里,2015年连续拿下阿里移动总裁、阿里妈妈总裁和高德总裁,201512月晋升阿里合伙人并进入战略决策委员会,20166月担任阿里大文娱工作领导小组组长,201612月又担任阿里影业董事长、CEO。俞永福几乎以“三级跳”的方式完成了在阿里帝国中的“逆袭”。但说实话,俞永福的头衔一个接着一个,但是大功劳却屈指可数,头衔都多过功劳了。以内容生态板块为例,其由多个业务版块组成的内容娱乐生态依然是一个“大杂烩”,内容生产、分发及生态打通三个方面还远谈不上领先。

一、内容分发渠道不够强:内容分发环节相当重要,目前来看,俞永福去年提出了“2+N”的策略,前面的“2”指的就是UC和大优酷土豆,土豆转型短视频后,这一策略升级为“3+N”。但梳理下UC、优酷和土豆的产品矩阵,明显缺乏头部明星产品,几乎都是二流选手。UC浏览器在移动互联网下,更像是一个弃子。UC头条和UC自媒体平台也处于落后状态,去年12月才开始推出10亿元护航的“W+”量子计划,不仅慢了一拍,与腾讯企鹅号、今日头条号等相比,暂时处于劣势。2017331日,UC订阅号正式升级为大鱼号后,效果还有待观望。同样,播放量和用户覆盖上,优酷被爱奇艺、腾讯视频超越,土豆网在短视频领域刚开始,还没挤进主流入口的名单。

二、内容生产环节不够给力:这是阿里大文娱的上游,包含体内的阿里影业、阿里音乐、优酷土豆,以及外部第三方的UGCPGC。如今,优酷已被爱奇艺、腾讯视频甩开了距离,自制、版权剧均处弱势;阿里影业发行的《七月与安生》、《摆渡人》未达预期,2016年又亏损了10个亿。阿里音乐还在摸索。在已成风口的短视频版图上,土豆网“有趣的短视频”还只是一个口号,内容丰富度上,与秒拍、头条、快手、美拍等主流选手存在较大差距。可见,在上游的IP、自制、版权内容及短视频等娱乐内容链条上,阿里大文娱布了一个很大的局,但缺乏亮点。

三、从内容到分发的打通和整合才开始,头绪混乱:去年9月,俞永福在担任大文娱组长3个月后开始调整,高晓松下位,宋柯升任阿里音乐董事长,合一集团总裁杨伟东兼任阿里音乐CEO;去年10月最后一天,古永锵交接棒,卸任优酷土豆集团董事长和CEO,俞永福再下一城。看起来动静不小,俞永福又手握实权,实则各个业务块及横向、纵向打通上没有太大进展。就连俞永福自己也承认,这几年一直在做“业务整合”和组织架构调整的工作,在阐释大文娱发展路径时,坦言要完成信息通、人事通、人情通的“三通”,最终实现战略上的一张图。

虽然这三点有着历史包袱的纠葛,不能完全归咎于俞永福,但至少作为“班长”,在光鲜耀目之下,大文娱的成绩单只能说过得去,这是一个事实。

大文娱光环下,UC面临的几道坎

UC作为俞永福最初的“根据地”,同时也是阿里大文娱板块中最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之一,从2014年进入阿里生态体系后,一直在随波逐流,进步并不大。比如UC的浏览器、UC头条、神马搜索等产品停留在“惯性发展”的阶段。但按照俞永福打造大文娱基础设施的战略规划,“一点接入,多点分发”的UC产品矩阵,不仅承担着内容分发管道的作用,长远还要考虑从内容到电商交易闭环的构建。只不过目前看,UC要肩负起“重任”,至少面临着三道坎的挑战。

一是,用户体量上如何做大?作为阿里大文娱内容分发的“两翼”之一,自去年4UC浏览器转型为新媒体平台UC头条后,在内容分发上与今日头条、腾讯企鹅号、百度百家号战成一团。UC虽然号称拥有5亿的用户流量,但背后则是方向上的迷茫,以致于出现了“UC震惊部”的梗,被外界看做是“震惊部、沉默部、惊呆部”等标题党鼻祖,引发了后期大规模的整治行动。接下来,UC受制于今日头条、腾讯新闻、天天快报等的挤压,又缺乏媒体基因,恐怕很难上位。而在另外的搜索端,神马搜索已沦为打酱油的,也没有继续发力的迹象。

作为与用户端接驳的入口,UC如果在用户体量和入口效应体现不出足够大的价值,阿里大文娱的“3+N”战略就等于少了一条腿,会影响到整个生态价值的释放。

二是,内部协同效应何时产生?阿里大文娱板块的雄起,关键不是布局有多广,而是整合后的业务协同效应。这一点远远比管好单体业务要难得多。俞永福自己也说过“我的角色是一个整合者,要站在不同角度思考问题,是对心力、体力、脑力上的挑战。”目前来看,整合后的内部业务协同远比表面上的排兵布阵、优化组织架构复杂得多。拿UC这一棋子来说,虽然其对外说,UC各个产品间已完成了打通,统一接口,让内容创作者不用与各个平台单独对接,提高效率和商业变现能力,但从结果看,多少有点像花架子的嫌疑。

而且战略协同需要打破组织界限,平衡利益,必然是一块难啃的骨头。马云选择俞永福这个“外臣”来突破,也是看到了其束缚、人情债会更少这一点。

三是,更大的挑战是内容电商。阿里大文娱本身是一个闭环业务链,但马云布局文娱产业,显然并不是完全独立于电商版块之外,而是避免电商交易量被外部分流,在内容电商、社交电商上构建新的护城河。去年9月,阿里集团CEO张勇在参加大文娱生态开放大会上说过,怎样把阿里平台上数以十亿计的商品,变成内容创业者的生产要素,怎样把6亿消费者与内容生产者连接在一起,这是阿里对UC的期望,也是对俞永福的期待。

俞永福能打破阿里电商、支付之外难有突破的魔咒吗?仅看当下,UC还不具备这样的实力,而且离张勇期望的真正的打通、连接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俞永福这位“准太子”,会上演滑铁卢一幕吗?

很多人认为,俞永福在阿里的“上位”有些运气的成分,即使不是俞永福,也会有另外的人冒出来帮马云解决棘手的难题。虽然这几年阿里收购UC和高德,后又全盘拿下优酷土豆,接着发力阿里影业、阿里音乐、阿里文学、淘票票等业务,但一盘散沙的现象很突出。而要打破这一僵局,阿里体系内的元老们很难完成,也不适合。俞永福的身份恰恰符合,于是天降大任于斯人也,俞永福顺理成章地扮演起了“整合者”的角色,成为了马云最需要的人,也成了阿里除马云外出镜率最高的人物。

从俞永福的不断晋升的态势看,确实得到了马云的认可。细节上更能体现这一点,比如有报道称,俞永福没有“花名”,蚂蚁金服掌门彭蕾甚至说阿里大文娱可以有自己的文化和管理模式。这种价值观上的“破例”是史无前例的。可见,俞永福的确“位高权重”,并没有夸大。只不过,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俞永福只是阿里构建大文娱的一粒棋子,实际上“准太子”之说还言之过早。

显然,俞永福明白这个道理,所以过去在UC时代异常高调,但身居阿里要位后却变得谨言慎行。在大文娱体系内,俞永福更愿意以“班长、组长”的身份示人,嘴边挂着的是“不计个人得失”的话,足见得他的小心翼翼。当年,陆兆禧接任阿里CEO的位置,也一度被认为是接班人,结果三年不到就易主,换上了新掌门张勇。这或许是俞永福牢记心中的前车之鉴。

而且,俞永福身上担负的使命远比守好电商的江山更难,要想完成阿里从电商、支付到文娱、内容升级的大使命,难度和挑战巨大。多年来,阿里试图突围,在电商之外建立一个标杆和成功示范区,现在除了蚂蚁金服,其他始终没有大进展,只能通过资本收购来完成地盘上的扩张。俞永福能让大文娱成为阿里电商、蚂蚁金服之后的又一“发动机”吗?恐怕现在还没定论。反过来讲,这会不会成为俞永福的滑铁卢?至少存在这样的可能。一旦如此,“准太子”的说辞也只能是围观群众们的一厢情愿罢了。

王兴在内部信或者内部演讲结束时,往往以“让我们既往不恋,纵情向前”结束;与此类似,俞永福在发布会演讲开始或者结束时,也有自己的金句——永福永福,永远幸福。但愿作为经历过投资人、创业者、职业经理人、合伙人等多重身份转换的“超人”俞永福,在阿里能够永远幸福下去。

2014-07-02

要说移动互联网时代,做什么产品最悲哀,土妖一定会给出的一个答案是手机浏览器。最近几年来,手机浏览器一直面临着“入口地位下降”论的挑战——确实,与PC浏览器不同,在应用为王的年代,手机浏览器不再是手机用户上网的唯一入口。这也使一些从塞班时代走过来的老牌浏览器厂商分外焦虑。

在土妖看来,获取信息的天然需求一直都存在,基于此,手机浏览器的价值也会一直存在。不过,被玩坏了的国内手机浏览器,是时候来一场“返璞归真”的革命了:如果手机浏览器行业还是一味地追求所谓“入口”的大而全,堆砌一些边边角角的花哨功能让浏览器越来越沉重,忽视“快者为王”这一用户核心刚需,最终被移动搜索App“兼并”并非不可能!

谷歌Chrome浏览器是如何逆袭的?

前不久,美国媒体BusinessInsider引述最新统计数据称,微软IE浏览器已经基本被谷歌Chrome浏览器“毁灭”。

十年前,微软IE,借助和Windows操作系统的捆绑,逼走了网景浏览器和其他小对手。当时,全世界九成的网民,使用的是微软IE浏览器。而今年四月份,Adobe Digital Index数据显示,谷歌Chrome浏览器以31.8%的市场份额成为美国最受欢迎的网络浏览器,而昔日的大哥微软IE的市场份额为30.9%,名列第二。六月,市场研究机构Adobe Digital Index最新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同样是第三方手机浏览器,微软IE浏览器在美国的移动设备份额仅为1.8%,而谷歌Chrome的移动份额则是14.3%

Chrome这个标准的后起之秀是怎么打败“老大哥”IE,成功实现逆袭的?下面这幅经典漫画或许说明了全部问题——用户的耐心是有限的,再大的份额再高的用户基数,也经不住慢吞吞的速度来消磨。

不过IE浏览器的“前车之鉴”好像不是所有国内主流手机浏览器厂商都学习到了。

手机浏览器是怎么被玩坏的?

手机浏览器之于互联网公司来说,其重要的战略意义无需多言。因此,在国内,无论是QQ、阿里,还是360、百度都一头猛扎其中,土妖不妨跟大家仔细分析一下,他们中的每一家都是怎么玩的。

先来说说QQ手机浏览器,背靠着富爸爸企鹅,QQ手机浏览器可是干起什么来都不含糊。和企鹅什么都做、什么坑都占一样,QQ手机浏览器也是追求“大而全”的典型。竞争对手有的功能,它几乎都有。不仅如此,最近QQ手机浏览器还把宝压在了移动视频上,希望“搜索雷达区”功能能够成为一个王牌杀手锏。但是,在土妖看来,这一功能有点不尴不尬的味道。一方面这一功能要充分依赖搜索,而另一方面,又要充分依赖视频内容,弱弱地问一句,QQ手机浏览器打算肿么和移动搜索、视频类App竞争?由此,不难看出,QQ手机浏览器太局限于产品框架,而没有从整个行业大势进行通盘考虑。

接下来,来聊一聊UC手机浏览器。说到UC,土妖听到一个段子:“在被阿里收购之前,俞永福要防QQ360、百度,在被阿里收购之后,俞永福要防QQ360、百度以及阿里。”实际上,这个段子本身就已经说出了UC手机浏览器内外交困的尴尬局面,一方面要受到竞争对手的有力追击;另外一方面,又要完成亲爹交代的为商家导流的重任,当好阿里发力移动购物的垫脚石;同时还要不影响用户使用体验,真是难于上青天。

再来看看360手机浏览器。和QQ手机浏览器相比,360显得相对聚焦一些,主打的还是安全牌。但是“安全”从来不是手机浏览器的核心刚需,这方面土妖之前的文章已经有所论述。也许360自身也知道这一点,但是近来在安全大本营受到腾讯、百度大肆攻击的360,已经无暇开发更具创意的功能。只能以安全的名义,吸纳一部分小白用户。

最后来看百度手机浏览器。实际上,QQ手机浏览器大而全的选择,在百度手机浏览器的身上也曾出现过。但是,从4.0以后,尤其是在4.5之后的迭代中,百度手机浏览器就反其道而行之,走上“轻”装上阵的道路,与谷歌Chrome浏览器逆袭的策略近乎一致。最新百度发布的5.0版浏览器,就把核心功能重新聚焦在“速度”上,将浏览器带入“四核时代”,契合用户对浏览速度的刚需——根据第三方的跑分测试,打开相同网页的平均速度,百度比第二名UC手机浏览器要快94毫秒,可为用户节省1/4的时间。在中低端手机浏览器启动速度方面,百度是UC手机浏览器的2.7倍。

Chrome浏览器一样的逆袭要义:唯快不破

为什么是“快”?

这不是由某一个人决定的,也不是土妖臆想的,而是用户触屏选票的结果。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201310月发布的《中国手机浏览器用户研究报告》,73.5% 的人认为手机浏览器自身性能和速度是影响其选择手机浏览器的因素,而开启速度是否快和网页浏览速度是否快,成为了衡量用户对其所用浏览器是否满意的首要参考指标。

既然速度快一直是用户的核心诉求,为什么这么多手机浏览器厂商却经常“绕道而行”,去选择其他的突破机会呢?因为想做到真正的“快”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要知道手机浏览器的速度快慢,主要取决于浏览器“内核”。由于内核技术开发难度大,绝大多数国内手机浏览器厂商都选择“借用”国外成熟Webkit内核,例如UCU3QQ手机浏览器的X5、海豚浏览器的极速内核等。尽管诸如UC浏览器的U3内核被宣传成是耗时三年开发完成的浏览器内核,但这些其实都只是对webkit的浅层优化。这其实和汽车行业非常类似,在外形上国内公司可以C2CCopy to China),但是在最为关键的发动机部分,却是来不得半点假。因此,即使那些浏览器外壳再漂亮、包装再改变,本质上对速度的提升是有限的。

如何才能在速度上有一个本质的飞跃呢?

最重要的是要在浏览器内核上进行深度的优化和改造,比如在中国市场网页上的图片、视频、Flash、动画等等各种多媒体、流媒体会比外国多得多,因此就要充分考虑到国情,进行深度的开发。于此同时,还需要在外围配合大数据处理能力、云端服务能力、丰富的内容资源、移动搜索资源,这样才能最大化地发挥手机浏览器的速度效能。

在国内的所有手机浏览器厂商中,百度手机浏览器是相对跑在前头的一家。土妖看到一位网友很有意思的评价,“其他手机浏览器顶多是把93#油换成97#油,百度四核手机浏览器则是对发动机来了个底朝天的改造。”

其实,人人都有逆袭的机会,就看能否抓住逆袭的要义。百度手机浏览器率先以技术革新打出“四核”这张“快”牌,也给老牌手机浏览器厂商提了个醒:把层层叠叠的功能堆砌、绞尽脑汁的商业模式放到一边吧,先把手机浏览器的真正价值做好,否则IEChrome超越这种故事很快就会在国内重演。

——————————————————————————————

微信公众号:互联网爆料王,woshibaoliaowang

2014-06-13

这两天,UC被阿里收购的事情被闹得沸沸扬扬。有唱好的,也有唱衰的;有人认为阿里捡了一个金元宝,也有人认为UC卖了个好价钱,各种言论不绝于耳。土妖在浏览了一番发现,各位大湿的观察和点评可谓是面面俱到,唯独还漏了一个犄角旮旯的小地方,可以容纳土妖说上两句——UC被阿里收购,最高兴的不是阿里,也不是UC,而是度娘。为什么这么说,且听土妖为你慢慢道来。

俞永福的逻辑

中国互联网的大佬都有一个标签,马云的神性,马化腾的低调,李彦宏的简单,曹国伟的精明,周鸿祎的血性,刘强东的强悍……如果俞永福也可以走上大佬的殿堂的话,可以用什么样的词来形容?土妖认为是“虚伪”。

这么说并非信口开河,单从UC被阿里收购后,俞永福的言论里,就可以看出一二。“并入阿里是为了释放员工压力”,“我的工作不是汇报”,“感谢腾讯,感谢百度”……瞧瞧这些话说的多虚伪。员工有啥压力,自古历来都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汇报给UC董事会就是“汇报”,汇报给阿里战略决策委员会就不是“汇报”了么;UC要么不是在手机浏览器方面受到腾讯、百度的极大挑战,在搜索方面被百度逼得看不到光,也不至于沦为阿里的小妾,俞永福可以说对腾讯、百度恨之入骨,怎么可能“感谢”?

除了虚伪,俞永福混迹互联网的一个大逻辑就是傍大款,更确切地说是贴腾讯和百度。在做浏览器的时候俞永福就已经用过这招,而推出神马搜索的时候,更是用的炉火纯青。各种悲情、伤害、责任、梦想,被演绎得入木三分,只不过这种绑架行业老大进行上位炒作的手段,在用户越来越理性的今天,药效已经大不如前。这样也导致神马搜索不管怎么炒作,也终究成为了昙花一现。

阿里的家规

俞永福曾经在多个场合公开唱衰百度,又是百度感到焦虑了,又是百度受到威胁了,无论是接受采访和公开采访,一有机会就死咬百度。

没成想,百度没有丝毫受影响,股价还在短短的两个月里暴涨了将近40亿美金。相反,UC最终到底还是撑不下去了,只好匆匆下嫁阿里。要知道百度两个月的股票涨幅,就足以购买成立10年的UC,两者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对手。

选择阿里是不是一个好下场?可以说也好也不好。对俞永福个人来说,这是一个好买卖,不仅可以提前套现,而且还可以在大阿里里面谋得一官半职,成为仅有8位的阿里决策委员会中的一会,啧啧,多有面。但是对UC以及和俞永福出生入死的那些哥们来说,则是天大的坏事。没有了上市的梦想,没有了上市的利益,甚至连在UC时的职位都有可能朝夕不保。

UC为例,融入阿里,自然要面临组织架构的调整、人事的变动,企业文化的改变等等诸多问题。在UC,俞永福是土皇帝,自己一个人说了算,但是到了阿里,在这个企业文化最为怪异甚至充满邪性的公司里,各种嫡系、派系错综复杂,各种关系的梳理和拿捏极为微妙,可以想象光是这些就足够俞永福喝一壶的了,哪还有空管理战略和业务。而且,大把的美元到手,俞永福还能不能保持初心与斗志,也是一个极大的问号。

实际上,阿里一直以来就是一个缺少产品和技术基因的公司,强项在于运营和营销,而无论是浏览器还是搜索,最核心的能力在于产品和技术,由此看来,除了金钱之外,阿里并不能给UC带来什么。

如果从历史的经验上看,答案也不容乐观。无论是自己设计开发的淘宝浏览器、来往,还是投资并购的丁丁网、微博、高德,如今的发展势头都不容乐观。相对好点的美团和陌陌,却保持和阿里相当大的距离。以美团为例,在今年三八淘宝生活节中,作为业务最为契合的业务单元,却保持了坐上观的姿势,可见两者的关系之糟糕。

UC的梦想

近年来,俞永福说得最多的两句话是,“UC是非卖品”,“UC将保持独立性”,言犹在耳,俞永福在金钱面前就狠狠地打了自己一个耳光。

虽然说赴美上市,并不是终点,但是确实是绝大部分中国互联网企业的梦想。从这点上看,自从接受了阿里的美元支票后,UC独立上市的梦想就已经夭折了。

当然,如果不走独立上市这条路,能够在大阿里的荫蔽下获得快速发展,也是一件喜事。只不过阿里花那么多钱收购UC的目的,是为了试图解决自身的移动入口问题。请注意,土妖用的是“试图”两个字,实际上,竞争对手的围剿和App的崛起,让UC已经离移动入口越来越远。

相比于一个小小的浏览器,阿里显然更看重自己的命根子——电商业务。而阿里在电商领域,目前最缺的就是流量,这也是为什么阿里要花费巨额资金对外去收购的重要原因之一。由此可见,UC浏览器成为淘宝的倒流工具,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此前,新浪微博作为社会化媒体平台,尚且被阿里贴满了创口贴似的广告,作为一个工具型应用,未来UC更是会被广告击得千疮百孔。

以前在当阿里“干女儿”的时候,UC还有一定的独立性,同时也可以拿到阿里的金钱,其实活得并不赖。如果UC能一直保持气节的话,在加上小企业的活力与冲劲,挤入中国互联网第二阵营,并不不可能。但是UC不当干女儿,非要当小妾,这样性质就变了。自身失去了灵活性,又要去争宠,如此一来,就只能离梦想越来越远。

最后的结尾,来做一个辩证的总结。俞永福一直宣称,UC的业务发展良好,百度感受到威胁,将受到强大的挑战。如果这一逻辑成立,那么如今俞永福迫不得已要把UC卖出去,以及前文分析的下嫁阿里并不能给UC带来真正的动力和能量,就意味着UC在过去一段时间是在走下坡路的,将来也并不能因为阿里而得到根本改变,从这个意义上说,百度可以高枕无忧了。反之,如果这一逻辑不成立的话,同样也说明百度没有任何威胁,至少没有来自UC方面的。

客观地说,竞争才是推动行业发展的最大动力。但马云一会要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一会要让李彦宏睡不着觉,一会又要“火烧南极”……说的唾沫横飞、慷慨激昂,却没有一件做到了。希望马云和俞永福之外,下一个挑战者,能够以更强硬的姿态、更强大的实力,去挑战百度,而不是单纯的靠嘴炮来炒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