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7-04-28

又到了2017Q1财报的密集发布期,近日百度也发布了今年的Q1财报。相比于营收、利润及这两者的增长率而言,手机百度资讯流日活达到8300万这个数据,更加引发土妖的兴趣。

要知道,在共享单车今年强势崛起之前,今日头条几乎是互联网行业里最火爆的公司之一。火爆最直观的体现在两个数字上,成立才五年左右的时间,今日头条产品日活高达7000万左右,估值110亿美元左右。而今日头条日活这一核心指标一旦被超越,其支撑起的110亿美元的估值,可能就要打一个很大的折扣。

值得一提的是,快手的日活也达到了4000万,这也是张一鸣要引起足够重视的一个数字。这两个数字的危险性有多高,估计张一鸣心里非常清楚。

从新闻资讯到短视频,从社交到入口,从国内到全球……张一鸣的野心比绝大多数人想的还要大。只不过在成王败寇论盛行的当下,如果张一鸣成功了,那是其视野开阔、格局宏大、多元扩张得当;如果失败了,则是能力赶不上野心,战略失焦,方向错了,节奏乱了。

今日头条是继续一飞冲天,还是可能像抛物线一样陨落,最大的变数在于张一鸣自身,也在于张一鸣进阶大佬的路上,不知能否征服的四个男人。这四个男人是,腾讯的马化腾、百度李彦宏、微博的曹国伟以及名不经传的快手宿华。

新闻资讯大战:如何超越腾讯的专业和百度的技术

雷军曾经说过,“我的成功80%靠的是运气。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

其实把这句话套在张一鸣身上,也是适用的。今日头条的发迹,非常类似当年的小米手机:

首先是占据了移动互联网的红利。今日头条成立于2012年,那时正是移动互联网风生水起的时候,很多中国三四线、五六线的群体,直接跨过PC互联网,直接成为移动互联网的网民,庞大的人口数量,成为了今日头条飞速发展的基石。

其次是对人性的洞察和理解。很多人都鄙视今日头条,觉得今日头条是标题党,非常low。其实,今日头条的标题,非常符合咪蒙所说的“热点、金钱、性、暴力”的准则。low背后,是对三四线、五六线民智尚未开化的用户需求的深刻洞察和理解,以及强有力的执行。

再次,是产品形态的新颖。在今日头条刚推出那会,新闻资讯的主流形式还是“手机浏览器+WAP站”的形式,而是今日头条的“独立APP+全网聚合”的模式,无论在产品使用体验还是在内容丰富度上,都比门户网站要好的多,因此获得了飞速的发展。

但是所有这些带有时代运气的优势,除了标题党之外,如今都已经不复存在了。而且随着民智日益开化,以及严肃、认真阅读的崛起,标题党的生存空间也正变得越来越小。不仅如此,在当下追求专业性和个性化阅读的年代,今日头条还面临两大挑战:

一是腾讯在新闻资讯领域的专业运营能力。实际上,不同于今日头条的搬运工角色,腾讯自己本身既是平台也是内容生产者,腾讯大家以及腾讯财经的棱镜等,都是优质内容的典型代表。移动互联网极大地碎片化、粉尘化了新闻资讯领域,但是物极必反,碎片粉尘之后,用户又需要专业性、权威性有品牌背书的内容,而这些方面,都是今日头条极度缺失的。而426日,腾讯、搜狐等以版权内容侵权的名义,把今日头条告上了法庭,实际上就是内容在专业侧上大战的一个影子。

另外一点则是个性化阅读的满足。虽然如今每一家新闻APP都在张口闭口谈论个性化推荐、个性化阅读、千人千面,但是实际上很多都是人云亦云的公关说辞而已。要知道实现这些其实背后的技术难度非常的高,要包括数据的收集、清洗、建模、分析、挖掘、输出等等多个步骤,每一个步骤都异常艰难。不仅如此,如果当用户体量达到上千万甚至接近亿万级别时,匹配的难度又是不断呈几何难度进行增加。在这方面,以技术著称的百度相对有点优势,这或许也是出了入口之外,支撑手机百度资讯流快速攀升的一大原因。

实际上,除了腾讯、百度,今日头条还要面对一点资讯、UC头条、新浪、搜狐、网易等一众对手的围剿,这里面每一个角色都有自己的特点和优势,在今日头条面前,可谓是十面埋伏。

短视频之战:如何绕过微博的强渠道,跨过快手的接地气

去年9月,张一鸣豪气地宣布,在未来12个月,要豪掷10亿元进军短视频。或许是10亿资金发挥出了威力,近日今日头条的赵添公布了一组数据,如今今日头条视频日均播放量达到16亿,相比9月份创作者大会时的10亿日均播放量,增长了60%。而坊间传闻,今日头条短视频的日活已经达到了3000万之多,比很多传统视频网站的日活都要高。

其实,对于这个数字,今日头条还真的不能高兴得太早。因为罗振宇提出过一个国民总时间的概念,实际上这个概念背后的逻辑,也同样适用于今日头条。更直观地讲,今日头条的短视频,极有可能会和新闻资讯左右互搏,长远来看,短视频日活和时长增加了,今日头条新闻资讯的日活和时长,大概率的会受短视频的影响。

在土妖看来,左右互博还不是最严重的,更严重的是今日头条的产品标签问题。短视频包括后面会讲到的微头条的推出,让原本标签明显的今日头条一下变得混乱、模糊起来。今日头条到底是一个新闻APP,还是一个娱乐搞笑视频APP,又或者还可能是一个社会化媒体?

除了自身的原因,外部环境也危险重重。

第一重危险来自“微博的强渠道+一下科技的泛视频产品矩阵”。要知道,微博旗下一下科技的秒拍、小咖秀、一直播日活早都超过了7000万,随着微博的强势崛起,微博在短视频方面的渠道优势,对今日头条而言,不可忽视。而微信这一渠道的威胁毫无疑问则更大,只不过好在腾讯家大业大,还没有开始大规模发力短视频这一领域而已。

第二重危险,则来自于传说中的快手。去年底,快手创始人兼CEO宿华36WISE大会上接受专访表示,快手的日活已经达到了4000万,如今相比只多不少。其实,今日头条的短视频和快手,在日活方面相差不大,基本处于同一个数量级。土妖认为,快手对今日头条最大的威胁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的能力。今日头条在新闻资讯领域,以标题党“文字的low”横扫其它APP的正规内容;但是在短视频方面,快手正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用“行动的low”猛攻今日头条。虽然更low更俗气,但是毫无疑问也更接地气。

无需多言,今日头条短视频对新闻资讯的“男默女泪蛋疼文,不转不是中国人”的继承,既是全部都学会了,也仍旧是没有快手上来直接就吃死猪内脏、吃老鼠、吃青蛙、吃蚯蚓来得吸眼球;也没有鞭炮炸裤裆,舔卫生巾来得刚猛劲爆。要比low,今日头条还真不是快手的对手。

社交之战:不需要社交媒体,也不需要社交网络

中国互联网企业,很多做大到一定程度,都会燃起一股蠢蠢欲动的社交心。的确,相比于其它产品,社交产品不仅有产品本身的功能和属性,而且有社交关系链的加持,要知道人们可以逃离某一款产品,但是却逃脱不了其裹挟的社交关系。今日头条也不能免俗。

前不久,今日头条推出了微头条,这被业界不少人看作是今日头条偷袭社交媒体和社交网络的一次试水。对此,土妖并不是太看好。因为当今的中国网民,并不需要一款额外的社交媒体或者社交网络产品,尤其是当这一产品没有任何创新,只是简单的copy的时候。

在今日头条之前,比今日头条强过十条街的阿里巴巴就试图染指社交,只不过从来往到支付宝圈子,最终都铩羽而归。

阿里想从电商切入社交,之所以屡战屡败,根本原因在于用户只是想要中意的商品,但是未必想要认识卖商品的人;同理用户只需要看到想看的内容,并不需要认识内容的生产者。可惜的是,今日头条并不吸取阿里巴巴的失败教训。

今日头条进军社交领域,不仅成功率极低,相反还会惹怒微博微信,相信今后微博、新浪以及微信、腾讯对今日头条的各种阻击乃至封杀,将会更加猛烈。今日头条很可能会最终落得个“偷鸡不成蚀把米”的下场。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今日头条在新闻资讯、图集、短视频等各个方面,都取得了可圈可点的成绩,如果此次在微头条这一偏社交的领域折戟,那么完全自信、斗志昂扬的团队气氛,就会在一定程度上产生动摇。而信心和斗志,对一家还处于创业期的公司,有多么重要,自然无需多言。

入口之战:逃不出的入口,不可缺失的靠山

此前有很多观点,认为移动互联网时代,入口的作用已经没那么大了,入口已经被流量甚至是场景给取代了。但是土妖觉得流量也好,场景也罢,都是一些大佬“为赋新词”而勉强包括的概念。不管哪一个名词或者概念盛行,互联网行业的竞争本子上还是入口的竞争。

放眼中国互联网,真正意义上具有入口能力的公司,其实仍旧只有BAT。而且相比于腾讯的社交和阿里的电商,百度搜索的全网覆盖和全网连接的属性和功能,使其入口的价值和意义更大,是真正意义上的入口,而非黑洞。所谓的黑洞,就是虽然近来的用户和流量也很庞大,但是这些用户的流量基本是在黑洞产品内部流动,并没有进过这个产品辐射输送到产品本身之外。从这个角度去衡量,今日头条如今虽然体量不小,但是显然不是入口。

在土妖的眼里,得入口者得天下,从来都不是一句口号。而是中国互联网行业胜败归因的历史总结,而且这样的例子随手可拾。也正因为如此,导航网站、浏览器、搜索的导航位置,以及微信钱包的九宫格,才会寸土寸金。

在人口红利消失,行业进入存量竞争的行情里,今日头条要想继续保持增长,那么解决入口问题就显得越发重要与紧迫。

此前,张一鸣曾高调地表示,创立今日头条不是为了成为腾讯的员工。这话说得自是勇气可嘉,但是和入口一样,中国互联网行业,除了网易等少许的企业,几乎找不到不依靠BAT而独立发展得很好的企业,如果有,那也是泯然众人。京东、携程尚且要站队BAT,何况今日头条?如果今日头条坚持独立发展,其进一步前进的阻力将会极大,后劲是否充足,也值得怀疑。

马化腾、李彦宏、曹国伟以及名不经传的宿华,这四个男人,要么有内容有社交网络;要么有入口有技术,要么有社交媒体有视频产品矩阵,要么更加彻彻底底的接地气。今日头条要想进一步进阶,张一鸣要想真正成为互联网大佬级人物,就看未来一两年,张一鸣能否征服这四个男人。

如果能够征服他们,跨过他们,那么今日头条就将一骑绝尘;相反,今日头条则很有可能划出一个抛物线,在急速冲高之后快速陨落。

虽然这四大战役已经隐隐开幕,但是不管他们间的战果如何,正是男人间的激烈战斗,才让中国互联网迸发出史诗般的精彩。

2017-04-26


兄弟如手足。中国古话一直都这么讲。

没错,血浓于水,但是前提是没有利益相争的时候。如果牵扯到利益,兄弟间的厮杀可能比陌生人还狠。中国二十四史里面,类似唐代玄武门之变、康熙时期九龙夺嫡这样兄弟残杀的故事不要太多。

如果把这种兄弟关系投射到中国互联网里面去,分析每一个公司每一个大佬的谋篇布局、进退攻伐、出招拆招,或许可以发现很多好玩的事情。我们会发现,很多事情我们看到的仅仅是表面,而暗地里的故事可能更加精彩。

这或许就是所谓的:不在攻城,而在攻心。顺着这个脉络,我们来谈一谈最近比较火的微信搜索应用部。不过必须强调的是,当今互联网的竞争,是文明之战,而不是古代的残忍厮杀,文明之战愈烈,互联网进步越快。

搜索应用部:王的意志臣的忠心,然后才是杀敌

现在的微信有点像苹果一样,但凡风吹草种,都能在行业里掀起巨大的波澜。近日,微信对其组织架构进行了调整,成立了搜索应用部。毫无疑问,这是微信要加强进攻搜索的信号,一时间看好看空者皆而有之。

对此,土妖的看法颇为中性:如果张小龙真的能够继续保持克制,只把搜索当作微信的一个产品内部功能,为用户提供更好的内容信息服务,那无疑是很好的;但是如果这个搜索应用部从名字到当下具体做的事情,只是一个跳板,微信最终的目的是要借助体内巨大的用户和流量,打造搜索入口和分发枢纽的话,那结果可能并不能如微信所愿。

最核心的原因在于,微信是一个封闭的APP,包括即时对话、群交流、朋友圈浏览、订阅号阅读、游戏休闲等在内,微信已经有太多的消磨用户时间的功能。对话和浏览才是微信用户的最强刚需,搜索并不是,尤其当其不是全网通用搜索的时候。和谷歌、百度、搜狗不同,这几者本身提供的就是入口服务,但是土妖认为,微信是不允许“用户通过自家的戏剧大门,走到别人家的戏院看戏的”。

所以,在当下微信没有进一步做出什么大亮点的时候,大举进军搜索,未必是谨慎克制的张小龙的意愿,甚至未必是真正的要立马上场杀敌,其有可能来自于小马哥马化腾的诉求。

如果我们站在马化腾的角度去思考这一问题,就能找出很好支撑这一猜测的理由:

首先是王的意志。马化腾可以允许微信独立发展,可以给张小龙最大的自由度,可以让外界称“张小龙的微信”,可以忽略那些所谓功高震主的传言……但是所有这些前提都是“微信和张小龙”都是腾讯和马化腾的。此前,市场一度传闻微信要分拆,但是去年马化腾却在香港非常明确地表示,微信和QQQQ空间一样,不存在分拆的可能性。关键时候,王的意志无人能左右。分拆是一个重要的事情,就不排除搜索是马化腾眼里另外一个重要的事情。

其次是对王小川失去耐心。如果马化腾把搜索当作一件重要的事情,那么“微信社交——搜索入口——大数据——人工智能”,这是一个非常可能的规划路径。这些年,马化腾对王小川可谓不薄,要钱给钱要人给人要资源给资源,当然王小川也取得了一些成绩,只不过这些成绩可能并没有达到马化腾的预期。所以,马化腾用张小龙刺激、提点一下王小川也并非不可能。

再次是让商业回归本质。坦白说,微信已经太久没有类似语音对讲、图片分享朋友圈、公众号、微信支付这样令人惊艳的功能了,既然C端没有兴奋点,那么在B端通过微信搜索打开市场对微信商业化的想象空间,自然不失为另外一条路。说白了,在深谙商业本质的马老板眼里,微信不能只赚眼球,也得能赚真金白银才行。

最后是激发微信的核武威慑力。如今腾讯控股的市值接近3000亿美元,而阿里巴巴的市值大约在2500亿美元左右,两者最近在资本市场的表现都不错。马化腾很清楚,只要微信仍旧能够让资本市场保持想象力,那么腾讯控股的市值就能继续攀升;对阿里巴巴在移动支付等各个方面的打压力和威慑力就能继续保持。所以,马化腾自然知道要时不时给微信加油打气。

不同于马化腾的深思熟虑,张小龙方面就相对简单些。虽然此前的微信小程序、微信指数等,都远远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微信也已经太久没有亮点了,但是张小龙最大的优势是有着足够的耐心和克制,所以一直以来都足够的淡定。但是如果这次果真是如上方推测,是来自马化腾的意志的话,那么再有耐心和克制的张小龙,也自然有足够的清醒,那就是要显示出绝对的忠心,要维护王的绝对权威。毕竟,他可能才是最讨厌听到“功高震主”这四个字的人。

要么是张小龙要么是王小川,这是一个非此即彼的选择

对于BAT,由来已久的说辞是,百度精于技术,阿里善于运营,腾讯强于产品。但是,土妖觉得,“复制”和产品一样,也是腾讯最为核心的能力之一。

早期腾讯靠着如火纯青的Copycat能力,推出了QQ堂、QQ炫舞、QQ飞车、QQ农场等一款又一款似曾相识的产品,这是产品开发的复制,虽然不够光彩,但是足够成功;后来又精明地用“资金+劣质资产”的方式,去换取京东、搜狗等相对优质标的的股权,这是资本运营的复制;此外,腾讯还开启了三个团队进行微信开发的PKQQ影业和企鹅影业的PK等等,这是内部竞争机制的复制……

实际上很多时候,最好的内部平衡、协调的办法,就是基于公平的竞争机制,进行内部公平竞争。只不过,这一次不是腾讯内部,而是腾讯系内部,是亲儿子微信和干儿子搜狗之间的竞争。实际上,这次搜索应用部的推出,表面上只是微信自己内部进行的一次组织调整,发力搜索而已;但是实际上很有极有可能是马化腾对腾讯内部的微信和腾讯系的搜狗,在搜狗竞技场上开的一个盘口。

这几天,很多文章都在有意无意地否认微信和搜狗在搜索之间存在竞争。这样说法,无异于自欺欺人。恐怕张小龙和王小川自己,都不敢拍胸脯说他们间没有竞争。如果用天时地利人和的标准和衡量两者的优劣势,那么很容易发现:

张小龙占据了地利、人和的优势。地利,这一点很好理解,所谓微信搜索,首先是指基于微信产品、微信体系里面的搜索,既然是在微信里面,那么张小龙就有绝大部分的话语权。微信搜索以什么样的节奏开发,可以覆盖到什么样的领域,怎么开放,怎么和全网信息、服务连接,所有这些,张小龙都有先天优势。人和方面,对上而言,微信毕竟是腾讯的亲儿子,搜狗顶多是干儿子,再怎么着亲儿子也比干儿子来得重要;而对下方面,微信搜索团队显然很清楚,微信搜索重在微信而非搜索,微信的当家人是张小龙而非王小川。

当然王小川这边,也非毫无优势。最大的就是占据了天时。相比于微信在搜索方面的刚刚起步,搜狗已经在搜索行业耕耘了十几年。在对行业的理解,以及人才和技术储备方面,自然要遥遥领先于微信的。要知道,搜狗能够在谷歌、微软、百度、360的夹击中活到现在,没有电真本事是不现实的。

其实,在微信搜索这一非此即彼的选择里,最终不管是张小龙胜出,还是王小川逆袭,最大的赢家都是马化腾。就像张小龙的微信团队在微信竞争中胜出了,但是最大的赢家仍旧是腾讯一样。这也是为什么如今腾讯系在即时通讯、内容、影业、娱乐、游戏等各个领域,都推崇内部PK的一大原因。而这或许也生动体现了帅才运筹帷幄和将才上阵杀敌的区别所在。

盛世危局的张小龙VS中年危机的王小川

虽然马化腾不关心最终谁胜谁败,只关心竞争过程中创造的成绩,但是对于张小龙和王小川而言,这都是一场只许取胜不许失败的天王山之战。

先说王小川,国际奥林匹克信息学金牌得主、清华高材生、搜狐最年轻的副总裁……毫无疑问,对于普通人来说,王小川已然是高富帅、是人中龙凤、是人生赢家。但是对于王小川自己而言,野望自然远远不只如此。王小川可能希冀的是50亿乃至100亿美金的公司,是要大步伐追赶雷军、王兴、张一鸣这些前辈和后辈们。

正所谓“欲求不满苦恼生,对比失落心不甘”,王小川的这种苦恼和不甘,显然不能指望搜狗输入法,因为搜狗手输入法虽然市场占有率遥遥领先,搜狗在最新的财报里,甚至称“狗输入法稳居国内以DAU计的第三大手机应用”,但是搜狗最大的短板在于离其他圈层的用户太远,离社交关系链太远,离内容信息太远、离钱太远……总之,除了离用户的手指近,离其他一切似乎都太远了。

所以,王小川只能把梦想寄托在搜索和浏览器,尤其是搜索上。也正因此,搜狗才在过去的时间里,接入微信、接入知乎,推出名医、学术、英文等等各种功能和服务。本性内敛腼腆的王小川,也带着搜狗汪仔各种站台和出境,虽然不适应但也没办法。

说是,“一个人违背其本性生活的时候,就是中年危机到来了”。不知道如果王小川也看过这样的话,是什么感想。

假设王小川在和张小龙的竞争中胜出,那么如前所述,搜狗就借助微信打开了“搜索入口——大数据——人工智能”这样一个极具想象空间的通路。一改搜狗入口吸引力不足,大数据稀缺,人工智能孱弱的局面。让搜狗对人工智能的拓展,有了足够丰富的场景和足够大的数据,而不是像现在仅仅是在语音、语音这一小小的一亩三分地里折腾。届时,“微信+搜狗”能够给人们带来的将会是“搜索即所得”、“所说即所得”、“所见即所得”,搜狗将成为微信迈向数字化、结构化、搜索化、可视化、智能化的底层基础设施。

而如果王小川败了,那么有关微信乃至腾讯现有的一切资源支持,都有可能一去不复返。那对搜狗来说,不说万劫不复,也足以伤筋动骨。要知道,此前王小川透露的数字是,无线端流量超过80%来自腾讯。

相比王小川的不容有败,张小龙则余地相对大一些,但是也绝对不可以轻视。微信近段时间在开放接口、在小程序、在微信指数方面的各种动作,都太平淡了,而且也离最庞大的C端用户群体稍微有点远,微信亟需一个类似语音对讲、图片分享朋友圈、公众号、微信支付这种杀手级的新功能,重新唤醒用户对微信的好奇心和期待感,这两者才是微信最重要的品牌资产。张小龙比任何一个人都知道“盛世危局”的道理,微信不可能轻松逃过这样的历史轮回。

而且谨小慎微而又强势封闭的张小龙,本身就是一个极狠的角色——对自己狠,可以忍受足够的寂寞,保持足够的克制,十年磨一剑;对他人也狠,为了做微信,不留一丝余地地PK掉其他同做微信的亲兄弟。这样的一个人,会对“干兄弟”王小川手下留情吗?

一个是天生学霸遇到家道中落进而引发中年危机;一个是天纵之才频频功高震主如今面临盛世危局。可以说无论是中年危机的王小川和盛世危局的张小龙,这两位被戏称为“皇子”的男人,都迫切需要搜索这一战的胜利,来重新证明自己,完成自我的救赎。利剑出鞘之后,谁会倒在血泊之中,我们唯有拭目以待。

用张小龙的一句话结束本文,伟大的男人“多少艰苦不可告人”。

2017-04-25

424日,微信和张小龙又扔出来了一枚炸弹。有消息爆料,微信内部宣布了重大组织架构调整,微信事业群下的游戏中心升级为增值业务部,负责游戏商业化运营,建立游戏内容生态。同时,微信低调成立了搜索应用部,负责微信搜索业务、阅读推荐业务、AI技术研究和落地、数据平台建设和数据能力的应用。相比游戏,显然后者有关搜索的消息更劲爆,更让外界开脑洞,充满期待。

于是乎,一帮将腾讯微信和张小龙奉若神明的吃瓜群众们开始想入非非了,给微信这一调整冠上了战略级进攻的帽子,甚至抛出“百度、搜狗们可能会被冲击”的论调,脑补又一波血雨腥风开始了。但是各位看官又想多了,微信涉足搜索,也是其背后“不得已而为之”的无奈。

摸着石头过河的微信,并非是全能猎手

截止到201612月,微信全球月活用户达到了8.89亿,拥有1000万的公众号,仅次于自家的QQ。不可否认,微信是一个生态,更是一个用户的入口,“连接一切”的口号也道出了微信的野心。因此,微信每一次动作都会在业界引发一阵“骚乱”,那些试图分享微信入口红利的企业期待着能分一杯羹,然而微信并非万金油,也不是碾压一切的全能猎手。

说这话,并不是看轻微信的价值,事实胜于雄辩。从微信推出小程序、微信搜索指数上线到迟迟未能推出的微信公众号付费阅读产品,微信稍微有点动作,外界都大书特书。小程序刚冒出来,大批开发者枕戈达旦,当做战略性机会来抢先布局,甚至就连张小龙的演讲,都惹来大批膜拜者拿着放大镜来“解读”。但实际上,这种被频频“挑逗”起来的热情正随着一次又一次不温不火的表现而被稀释掉。

那么,这次微信为何要做搜索呢?在搜索这码事上,微信可能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微信生态里汇聚了海量的信息,包括朋友圈社交信息、公众号资讯、服务号应用,但相信很多人都有一个困扰,社交流的信息是散乱、碎片化的,依附于社交链、粉丝体系上,缺乏有效的索引,用户查找和发现信息的难度很大。微信一直想解决这一弊端,之前推出的搜索指数,将热点信息牵引出来,这类似微博的话题榜和搜索热度的风云榜。而后加入了搜索公众号、朋友圈、外部文章、小说等功能。如今又将搜索应用独立出来,指向搜索业务和阅读推荐,显然是心里没底,摸着石头过河。

事实上也如此,微信作为社交、沟通工具、企业粉丝运营阵地,其地位相当牢靠,但微信的生态构建一直存在“短板”,服务号谈不上有多成功,应用号炒得沸沸扬扬,结果最终成了轻量化的小程序,用于低频服务,适用从线下向线上导流的场景。小程序也在通过支持模糊搜索,尽量提供更多导流服务,但效果并不明显。

可以说,微信只是释放出“成立搜索应用部门”的消息,就被看做是要颠覆搜索市场,恐怕就算微信的当家人张小龙也不敢这么笃定。而长期看,搜索业务最终成为微信的一枚哑弹,这是个大概率事件。

腾讯也有烦恼,“连接一切”还有很远路要走

梳理下微信的成长路径发现,除了拥有8.99亿海量用户,实现了连接用户、连接信息并打通了支付通道外,微信距离“连接一切”的战略目标,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比如微信在生活服务的各个场景下,目前仅仅通过钱包选项下的稀缺入口来提供服务,这种类导航站的粗放式玩法,很难谈得上多先进。

而且在微信之外,腾讯大战略上一直强调“连接一切,赋能于人”的理念。也就是说,腾讯聚焦在内容、游戏、社交等领域,其他应用场景交给第三方的合作伙伴来实现,腾讯提供的是连接、分享、开放的基础设施能力。这两天,马化腾公开露面并表态,腾讯要有所为有所不为,充分为各个行业、领域赋能。这是腾讯美好的愿望,开放合作模式也造就了二股东策略,腾讯相继投资了京东、滴滴、新美大、搜狗等企业,以微信、QQ为入口,对接各个场景的意图很明显。但其实这一步棋走得并不顺利。

微信号称是开放平台,但在一些关键应用和服务场景上,用户使用的黏性和必要性并不强,“钱包+入口”更像是卖人头,缺乏更具想象力的玩法。而且经过这么多年的生态构建,微信依然是一个以社交沟通为核心的高频通讯工具,甚至与自家的QQ左右互搏,没有找到有效的“连接一切”的成熟路径,也就没法按照预想成为大而全、满足用户一切需求的入口。

现在来看,在移动互联网人口增长红利持续释放时,腾讯是最大的受益方。但美团的王兴引爆了互联网下半场之争后,红利停滞、规则改变,对腾讯来说,虽然手握用户和流量入口,但这种变化带来的挑战是无法忽视的。QQ变得越来越重,微信频频试水新功能,如何基于QQ、微信两大入口,进一步延伸业务,建立成熟的商业生态,目前尚没有清晰的答案。这谋的不仅仅是微信的未来,更是腾讯在大产业格局上面临的难题。

张小龙的谨慎与马化腾的焦虑,这更令人担忧

这里,我们并不是去唱衰腾讯与微信的未来,但的确,微信这一年多时间并没有太大的突破,在连接应用服务和企业级业务方面,始终未能找到突围的方法。这一次在搜索应用上再度放出大招,到底能掀起多大的波澜,恐怕还不得而知。但其中有两个点值得关注,一个是张小龙在微信发展方向上一贯保持的“谨慎”风格,另一个是腾讯躺着赚钱多年后留下的技术“空档”的隐患。

首先,从小程序的发展路径上恰恰能看出来张小龙的“迷茫”。按照张小龙给小程序的定位,微信一开始不提供高优先级的入口,不支持模糊搜索,不允许转发朋友圈分享,这导致小程序开发者无法分享到微信8.99亿活跃用户入口的流量红利,还引发了一众商家的吐槽和抱怨。直到今天,张小龙还坚持“单向沟通”的机制,不让商家给用户主动推送信息,认为“用户用完即走”才是小程序的定位。

但实际上,面对外界的质疑,以及小程序推出后所遭遇的尴尬,张小龙也不得不向流量妥协。之前马化腾更在公开场合表示,在微信发展方向上,张小龙及微信团队保持了一定的“克制”。虽说这不是否定,但已经表达了出了一些“不满”。最近,微信放大了尺度,对小程序加大了功能升级和入口、流量支持,甚至一反常态推出了“长按二维码”进入小程序的功能。有人推测,这既背离了张小龙的初衷,已经不符合他的“产品合理性”的逻辑了,多少也代表了马化腾的意志。

或许,“微信之父”张小龙的执念迟早会带来大的冲突与灾难,随着支付宝大推“码战略”,一旦有一天微信受到威胁或扩张受阻,张小龙还能坚持多久呢?

此外,腾讯和马化腾的烦恼可能远不止于此。随着APP时代的到来,浏览器的形态被颠覆,应用商店的分发模式遭遇“中长尾难生存”的困境。人工智能、5G等技术将开启一个什么样的新时代?各家都在提前布局。对此,马化腾的焦虑已经体现出来了。在今年3月的全国两会上,马化腾承认,现在最担心跟不上技术的进步,相比于苹果、谷歌、Facebook、亚马逊、特斯拉等互联网公司,腾讯在人工智能技术研发和应用上都已然落后了。不少观点认为,对于可能会颠覆内容、应用分发及交互方式的技术,腾讯习惯了躺着赚钱的姿态,缺少了对技术的敬畏与危机感。

所以说,不管是微信应用搜索上的试水,还是商业生态延展上的“欲言还休”,皆暴露出了腾讯和微信的“不安”和方向上的缺失。这可能才是腾讯进入互联网下半场竞争后最令人担忧的。


互联网的世界,永远这么冰火两重天,永远这么残酷无情。

一边是80后、90后的胡玮炜、戴威等新生代,处在共享经济这一当下最大风口中,成为2016上半年现象级企业的掌舵者,享受无限膜拜与荣光;另一边是陈年、雷军、张朝阳、王小川等中年人,正面临各自的问题与困境。

以王小川为例,近日微信刚刚被爆料要成立搜索应用部,搜狗就发出了2017Q1财报,不知是故事纯属巧合,还是搜狗有意进行负面中和。不管什么情况,无论从财报的数字还是从张小龙的野心来看,搜狗未来都将面临重重挑战。

搜狗财报的亮点和暗斑

先来看一下搜狗Q1财报的数据。

营收方面,第一季度搜狗收入达到人民币11.2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6%,其中移动搜索收入占比72%。不过,如果摘取几乎同步发布的搜狐2017Q1财报,以美元计算的话,搜狗的营收则变成了1.62亿美元,同比增长10%,环比下降5%

流量方面,整体搜索流量同比增长26%,移动端搜索流量增长50%,搜狗援引CTR数据认为,在PCWAPAPP三端总覆盖人数,以及移动端月度活跃用户数,搜狗都处于行业第二位置。不过土妖相信,对于这一排名,360应该是不会答应的

为了清晰对比,在最核心的营收方面,土妖整理了以美元计算的搜狗近两年的营收数据,2015年搜狗Q1Q2Q3Q4的同比增长率分别为66%62%53%39%2016Q1Q2Q3Q4的同比增长率分别为27%19%2%4%

如果纵向结合自身过往的数据,以及横向对比微博、猎豹这两家在资本关系、工具属性等维度和搜狗有比较大类似的公司,可以显而易见地发现,对搜狗来说,不利的数据表现如下:

一是从近两年的营收增长率来看,搜狗几乎呈现了一个持续下降的趋势;而横向对比微博,2016Q4,搜狗的营收增长率仅为4%,而微博的净营收增长率高达43%,就连被大家认为最没有想象空间的新浪,净营收增长也达到了22%

二是从营收绝对值看11.2亿元的营收,对深耕搜索行业这么多年的搜狗而言,还是显得少了一点,要知道微博和猎豹去年Q4的营收就已经分别达到了2.127亿美元和1.836亿美元,从百分比上看,都高出了搜狗不少。

当然,搜狗的财报也并非都是暗点,也有一些值得期待的地方:

第一个是,虽然以美元计2017 Q1的营收增长率也仅仅是10%左右,但是相比于前两季度的2%4%,貌似有一点点触底反弹的意思,只不过这个反弹能否持续以及力度有多大,还有待观察。

第二个是,移动搜索收入占比72%,这个数字还算可以。当然要是和猎豹去年Q4就已经达到的81%而言,搜狗仍旧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当年的“今日头条”,没能崛起的原因何在?

早年间的搜狗,靠着独一无二的“三级火箭”优势,不断的摧城拔寨,在当时的互联网行业,大有“明日之星”的趋势,风头并不比如今的今日头条、快手、微博、陌陌、一下科技等企业差。

只不过,互联网行业三年河东三年河西。几年过后,搜狗非但没有一鼓作气彻底崛起,相反却变得日益平凡平庸了起来。

土妖分析后,总结起来,大致有这五方面的原因:

首先是人的因素。对于搜狗来说,自然是当家人王小川了。国际奥林匹克信息学金牌得主、清华高材生、搜狐最年轻的副总裁……王小川身上的光环难以备述。在土妖看来,王小川最天才和灵动的一战,是当年敢于顶着张朝阳的压力,坚持把搜狗“卖”给腾讯,而非卖给360。也许是那一战耗费了王小川所有的勇气、智慧和幸运,在那之后,就鲜见王小川有什么出人意表的大创意和大举动,无论是在产品、技术还是在战略、资本等各个方面都是如此。而一个公司,如果掌舵人到达天花板的话,公司想要有重大的突破,就变得难上加难了。

其次是工具型产品的局限性。搜狗是典型的属于工具型产品的公司,在此前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仍旧拥有人口红利,互联网流量并没有贵上天的时候,工具型产品公司确实发展的非常快非常好,搜狗也享受过这么一段甜蜜期。只不过当这两大利好都消失后,工具型产品的局限性就表现出来了。以搜狗的搜狗输入法为例,虽然其用户众多、市场占有率高,但是输入法是那种“有流量没入口”的产品,换句话说,搜狗输入法虽然用户数巨大,但是在倒流和变现方面,却非常差,尤其是没有太强的倒流能力,就像断头路,路再宽也无法通车一样。

再次,是搜狗的移动产品孵化能力不行。以和搜狗同属于工具型产品公司的猎豹为例,几年前搜狗无论从人力、技术、资源、品牌等各个方面的,可以说都比猎豹要优越得多,但是几年过后,猎豹孵化出了猎豹清理大师、猎豹安全大师、猎豹浏览器、金山电池医生、头牌、安兔兔等众多的产品,反观搜狗,基本还是输入法、浏览器和搜索这老三样。

第四,是搜狗的战略布局和资本运营能力严重缺失。这几年来,互联网行业出现了团购、O2O、外卖、互联网金融、智能硬件、内容IP、直播、知识付费、共享经济等一波又一波的风口,但是仔细观察会发现,搜狗就像旁观者一样,几乎没有参与到任何一场风口竞赛中去。要知道互联网如逆水行舟,是不进则退的。老是固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最终的结果就会使连这一亩三分地也固守不住,会让别人给侵蚀了。进攻,往往才是最好的防守。

最后,搜狗的身份尴尬也是一大原因。一边是搜狐这个亲爹,一边是腾讯这个干爹,亲爹可能有爱,但是搜狐现在自己就一堆问题,可以说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而干爹那边亲儿子众多尚且顾不过来,哪有时间、精力和资源分给搜狗这个干儿子呢。不仅如此,时下腾讯的亲儿子微信还传出要成立搜索应用部,显然“应用”只是为了不引起合作的搜狗的疑心和不爽,而选择的一个词汇。真是情况非常有可能是,微信要逐步进军应用搜索、信息搜索乃至全网通用搜索。等到微信搜索成熟时,搜狗还能不能留在微信,就很难说了。所以说,微信此举,无疑是对搜狗开始釜底抽薪。

搜狗涅槃之路,或是内容而非AI

必须强调的是,土妖虽然认为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搜狗走了很多弯路,错过了很多机会,所以才造成今天比较被动的局面,但是翻开中国互联网行业的发展史,可以看到没有一家企业是一直一帆风顺的,如果应对得好,搜狗走出一条“凤凰涅槃”之路,并非不可能。

而且,时下的竞争态势和大环境,其实又两大点非常利好搜狗。

第一点是,搜狗“老二之争”的老对手360,如今俨然把精力放在了私有化、直播、智能手机、企业安全等业务上,对搜索夸张点说几乎是一种放任自流、自生自灭的状态,而老对手的松懈,恰恰可以给搜狗提供一个稳定的大后方。

另外一点是,相比于很多其他的中型、小型、初创型互联网公司,搜狗有着比较不错的现金流,而且还是正向现金流,这相比于很多企业,硬着头皮亏损做规模,情形要好得多。要知道,如今正处于资本寒冬和产业寒冬的交汇时刻,大家都意识到“商业已经回归本质”,在这样的前提下,只有先“现金为王”,才有希望“剩者为王”。

可惜的是,在土妖看来,搜狗的突破革新之路,选择“人工智能”,或许并非最明智的选择。从产业脉络和路径来看,人工智能投入周期长,技术要求高,资金要求庞大,资源整合能力不可或缺,即使这些方面都能做到,短期回报率也相当低。

从竞争现状来看,如今参与人工角逐的,都是诸如苹果、谷歌、Facebook、亚马逊、特斯拉这样的顶级选手,而国内就连大佬马化腾都坦诚腾讯进军人工智能时机晚了积累也不够,试问在这种顶级的竞争态势里,搜狗胜出的几率有多大?

此外,从搜狗实际表现来看,人工智能也绝对是一条艰险之路。搜狗CEO王小川表示:“目前搜狗的人工智能技术以自然语言处理为核心,在语言的基础上做自然交互和知识计算。在这个体系下,搜狗会着力翻译、对话、问答等方向的技术创新,并切实推进产品的落地。”很显然,攻坚这么久,搜狗仍旧仅仅囿于“语言”这一人工智能极微小的领域,而且取得的成绩极为有限,只能跟科大讯飞这种级别的选择在“语言”上,互相奚落一番。而其他的国内外重量级玩家,早已经是语音技术、图像技术、自然语言、用户画像、深度学习、ARVR、自动驾驶等各个领域,全面布局和深耕了。

其实,互联网竞争就像武僧习武一样,选择最适合自己的武功才是最重要的。根基不深的搜狗要进军人工智能,就好比武僧太祖长拳还没打熟练呢,就想着炼易筋经和洗髓经了。

对搜狗来说,相比人工智能,内容生态才是其最应该参与进去的。搜狗有输入法、浏览器、搜索等流量和分发引擎,如果再把移动资讯、短视频、直播等泛内容生态搭建好,就形成了流量水渠和内容池塘的良性循环。再加之搜狐、微信在内容和分发层面的加持,做大做强的可能性比人工智能高多了。

只不过,虽然今日头条的估计早已超过百亿美元,但是有技术情节的王小川,内心里可能还是看不上内容这看似技术含量不高的、不能改变世界的领域。而且即使王小川转换赛道了,内容生态最佳的窗口期也已经过了。

当下的搜狗,就像一个中年男人一样,过往很辉煌,如今很彷徨。虽然财报数字不好看,微信也开始釜底抽薪,但是土妖却认为,搜狗没有大家想的那么糟,希望辉煌过后彷徨过后,搜狗能够找到最适合“中年男人”的路径,焕发出属于自己的第二春。

2017-03-25


近日,微信悄悄推出了“微信指数”这一功能。一时间又在微信朋友圈里炸了锅了。这其中有看好的,也有看空的。那些媒体、自媒体、以及其他互联网行业从业者,其实并不是对微信指数这个功能本身有多关注,本质上是在消费微信指数这个热点。仿佛不趁着这个事情,表达一下自己的观点和态度,就有多落伍似的。

在“微信即正确”、“张小龙语录即天条”的盲目崇拜大背景下,微信指数的推出,行业里普遍的人还是相对看好的。只不过他们在看好微信指数的时候,可能忘记了几个月前因看好小程序而被打疼的脸。

对于小程序,之前曾经有报道说过“小程序让微信走下了殿堂级产品的神座,或许微信发展的一个抛物线拐点。”对于微信指数想说的是,“小程序的今天,或许就是微信指数的明天。”微信指数,很可能是一席春梦了无痕。微信指数的推出,或将继续让微信走上盛极而衰之路。

微信自己都不自信,你们怎么就立马高潮了?

中国的用户或者说网民,都有一个特质,那就是代入感太强。一件事情,明明跟自己关系不大,人家光环主角都没有怎么样呢,自己就立马陷入兴奋的状态。这种情况在娱乐圈尤为明显,两个明星在一起了,人家云淡风轻的公告一下,微博底下就立马炸锅了,好像谈恋爱、入洞房的是自己一样。

和娱乐圈一样,这种代入感在微信事件里也表现的尤为明显。微信出新版了,他们兴奋;微信推小程序功能了,他们兴奋;如今微信推微信指数了,他们又兴奋了。只不过,想说的是连微信自己都不自信,你们兴奋、高潮个甚?!

关于“微信自己都不自信”,并不是信口胡言,而是有理有据的。这种不自信表现在微信犹抱琵琶半遮面的使用设计上。微信指数的使用设计非常奇葩,首先要打开微信,在顶部搜索框内输入“微信指数”四个关键字;然后再点击“微信指数”进入主页面;接着再点击微信指数里面的搜索框,输入自己想要的关键词,从而得出相应的数据。而且目前微信指数只支持7日、30日、90日内的三个时间区间的数据。稍微讨巧点的办法是,用户可以在微信客户端最上方的搜索窗口,搜索“XX 微信指数”或“微信指数 xx”,点击下方“搜一搜”,这样可以获得某一词语的当前指数及走势情况。

从以上繁琐的进入流程来看,微信指数竟然没有入口、没有入口!哪怕隐藏得很深的入口也没有!这一幕是不是似曾相识,当时小程序推出的时候,也是没有入口。其实微信的心思很好理解,这一功能目前是给微信重度用户去使用的,或许他们认为这些重度用户会给微信指数提供更为宝贵、更为重要的意见和建议?

回过头来再去看看,微信自信可成的、如今确实也成为了经典功能的:朋友圈、扫一扫、摇一摇、附近的人、游戏、钱包、表情等,微信推出的时候,姿势是这么扭捏吗?

数据含金量几何,值得商榷有待印证

根据相关的定义,微信指数是指:微信官方提供的基于微信大数据分析的移动端指数。微信的良好愿望是希望微信指数可以帮助用户、客户进行:捕捉热词,看懂趋势;监测舆情动向,形成研究结果,洞察用户兴趣,助力精准营销。

如果有人要较劲地说,“微信即正确”,微信指数的酒香不怕巷子深呢?那也无妨,我们可以看一下微信指数的含金量,至少在当下,对微信指数的准确度还是持一定的保留态度的。

首先是大数据不够“大”。微信虽然在局部进行了一些开放,但是本质上是一个封闭的系统。封闭系统的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可以覆盖足够的用户,但是不能覆盖足够的信息、内容和应用;可以占据足够的时间,但是不能占据足够的场景。虽然如今微信的月度活跃用户逼近9亿,但是即使这样,因为数据不全面,输出出来的指数也未必客观。而且这些用户因为社交关系链的影响,在使用微信时的状态、场景都是类似的,就有可能造成微信指数有“强者恒强,弱者恒弱”的有失偏颇之处。

其次是用户的行为不够“真”。众所周知,但凡涉及到和用户相关的指数类指标时,指数含金量的高低,和用户的“浏览”、“搜索”两大行为息息相关。但是,显而易见,现在用户在使用微信时,绝大部分的行为还是浏览,换句话说,用户根本没有在微信里培养起搜索的习惯。由此,基于用户的浏览、搜索行为数据而得出的指数,含金量能高到哪去?

最后是腾讯的大数据分析和挖掘能力不够“强”。行业公认的是,腾讯强于产品,而弱于技术。在技术影响因子大的搜索、地图、云、大数据等等细分领域,腾讯的成绩都鲜有亮点,也直观印证了这一标签。

试想一下,维度不够的数据,用户失真的行为,加上腾讯微信不强的大数据分析和挖掘技术,自然让微信指数的客观性和含金量都不断递减。由此跟其他指数工具相比,自然有所不足。试问,对于微信来说,如果一个功能做不到第一第二,做它的意义又何在呢?

这不仅仅是一个数据,更是一个标签问题

实际上,相比于数据准确度、含金量的问题,土妖觉得更为严重的是,微信指数推出后,对微信标签进一步模糊化的问题。标签问题,比数据问题,更加值得微信团队警惕。

微信推出6年多来,得到过无数的光环,受到过无数的赞誉,张小龙个人也得以封神。但是即使是张小龙本人也不得不承认,如今的微信正变得越来越臃肿、越来越迟缓了。

不知道别人怎么看待微信,但是至少现在没法对微信给出一个标签——到底是即时通讯工具,还是社交网络,还是社交媒体,又或者是三者皆而有之?

张小龙此前说过一句话,好的产品是用完即走。虽然这跟大家普遍的认知,产品尽量增加用户的使用黏性、增加用户的使用时长等完全相反,但是因为是张小龙说的,因此仍旧被奉为圭臬。可惜的是,这些人并不知道,像张小龙这种身位的人,是有立言的需求的。古代有三不朽,立德、立功、立言。时至今日,仍旧一样。私德我们不做评价,张小龙立功自然也不必多说,那剩下的就是立言了。就像孔颖达所说的,“立言,谓言得其要,理足可传,其身既没,其言尚存。”

而谈及立言,要牢记的是,不是所有言论都是真实意思的显示,所有表达皆有目的。张小龙的这句话,或者是展现个性,或者是战略忽悠,又或者是单纯的积攒语录,总之不是真实的想法。要听其言,还要观其行。你们看看,张小龙说过这句话之后所做的,哪一个是真正的想让用户“用完即走”?

好奇期待和信心是微信最大资产,这些东西如果失去将不可逆

时不时总有人讨论,微信为什么那么牛?笔者认为不是微信大几百亿甚至上千亿美元的估值,这是结果;也不是将近9亿的月活;而是最容易被人所忽略的用户的好奇心和期待感,以及微信团队自身的信心,这些才是最重要。有了好奇和期待,才有关注和口碑,最终才有影响力并吸引更多的人;而有了自信,一切就都将可能。

可惜的是,用户层面,这种好奇心和期待感,已经有了明显的下滑趋势。不仅如此,从去年开始,就听到很多身边的朋友有了“逃离微信”的想法和言论。在百度上一搜“逃离微信”,有高达266万条相关信息。

可以预见,随着微信指数的推出,微信的朋友圈、公众号等等地方,将出现更多带有传播目的内容,为了就是为了冲微信指数。甚至不用多久,淘宝上就会出现刷微信指数的服务。无论是哪一种连锁反应,对微信来说都是不好的“加载”,很有可能会继续扩大“逃离微信”的思潮和行动。千万别不信,QQ、微博哪怕是开心网最火的那会,我们相信自己会离开他们吗,如今呢?

虽然大家不愿意得罪微信,但是毫无疑问,小程序的不温不火,也意味着它是微信第一个“失败”了的大功能。一次失败不要紧,如果微信指数不幸被言中,再次失败的话。那么对天生骄傲的张小龙和他的微信团队,将会巨大的打击。信心比黄金重要,如果信心动摇了,那么其产生的巨大内生动力也有减弱了。到时候微信还能不能继续祭出令人惊艳的功能,就要打个问号了。

事情或许也没有上文提到的那么严重。哪怕微信指数真的失败了,就像张小龙所说的,如果你一生中一直顺风顺水,那么说明你做的事情基本没什么价值。从这个思辨的言论上看,失败了似乎也不是什么大事。

只不过,张小龙还说过另外一句话,产品最深入人心的部分是认知,认知甚至可以扭曲现实,比如:丽江有艳遇,大理的客栈住起来很舒服。顺着这样的逻辑,一次次失望的用户,如果哪一天认知改变了,认为“微信就是一款普普通通的产品”呢?

总之在笔者看来,封神之后,张小龙的屠刀钝了!微信也开始走下冰封王座了!

2017-03-06

33日,全国人大代表、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在北京举行了记者沟通会。在长达两小时的沟通会过程中,马化腾介绍了今年两会他带来的七条建议,并回应了媒体关注的30个问题,包括互联网下半场、共享单车、小程序、公众号付费阅读等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一位财经杂志记者提问称:“您刚才提到滴滴、今日头条、美团被业界称为****,腾讯也有不同程度的入股。您觉得****BAT的影子还是新一代的BAT?”

对于这一问题的回答,令人意外的是,马化腾只字未提美团,而是对今日头条、滴滴大加赞赏,在全程的问答中,也未提到腾讯曾入股的美团,而是侧面表示担忧烧钱模式,言辞间透露对美团现状的不满,背后似乎玄机暗藏。

看好今日头条和滴滴

从马化腾的回答中,对今日头条和滴滴的赞美之词溢于言表。

今日头条作为内容创业者的一匹黑马,被业界认为颠覆了此前互联网门户的模式。马化腾对今日头条的前景大为赞赏,他认为:“未来内容的价值、IP的价值会越来越重要。但是也不能说流量不重要,这两个可能说原来是八二,以后变成五五(都重要)”

在马化腾看来,兼具内容和流量的今日头条是中国互联网的一股新力量,在模式上是KFCKaobei From China)。提到O2O行业,马化腾提到的不是典型的020老大美团,而是滴滴,他表示虽然是Uber先做的,但是可以看到现在滴滴的量已经是4倍、5倍于Uber全球的总量。

为了巧妙回避记者的问题,马化腾话锋一转,主动提到现在火热的共享单车问题。但他在此后的回答记者关于共享单车的问题时,提出了自己的担心,即在激烈竞争之下,现在有些共享单车已经从付费往免费方面走了,后续会不会倒贴钱让用户去骑单车?行业会怎么演变呢?

令人尴尬的是,互联网下半场概念是美团王兴提出的,而在关于互联网下半场的看法中,马化腾竟然只字未提自己投资的美团。作为股东,公然放弃在全国人民面前顺势表扬旗下公司的机会,颇为罕见。反而担心共享单车会重蹈覆辙美团的烧钱模式,足见,在马化腾构想的互联网下半场中可能没有美团,而且对美团的现状不满。

互联网下半场或许没有美团

在马化腾的设想中,未来的互联网下半场或许没有美团。

内容和流量,是马化腾认为能在互联网下半场胜出的必备法宝,尤其是内容的重要性愈加凸显。无论是坐拥内容和流量的今日头条和拥有强大流量入口的滴滴,都具备成为下半场BAT的潜质。

唯独既没有内容,也没有巨大流量支撑的美团,前景堪忧。马化腾之所以只字未提美团,可能正是源于对美团的担忧,而且美团的烧钱模式已经成为马化腾最担心的模式,恐怕该模式蔓延到共享单车行业。

美团已经成为一个持续烧钱无法盈利的怪胎,即使在合并了大众点评之后,已经成为020市场第一的位置,商业模式的弊端导致其仍无法盈利。虽然美团也在试图转型,但无论是去团购化,还是从C端转型到B端销售ERP,都不甚理想,甚至ERP部门一个城市一个月销售不到10个,人员不断缩减,或面临解散。

现在的美团似乎陷入了一个病急乱投医的阶段,开始不断复制其他业务,比如打车业务、代购跑腿业务、无人驾驶汽车业务等。复制其他业务也是美团一直的做法,比如此前的酒旅业务、外卖业务等,这就导致美团每扩张一个新业务,就树立一群劲敌,陷入更大的陷阱。

合并大众点评后,美团的估值反而不断下滑,从最高峰的180亿美元下滑到120美元,融资路演也一再失败。与之相对的是,共享单车领域的融资如火如荼。

在资本市场中,从来就没有真正的寒冬,而只有让投资人寒心的的项目,美团不幸成了后者,或许也是很多投资人的噩梦,正如马化腾此刻担忧的共享单车误入美团的烧钱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