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7-08-03


731日,搜狗终于宣布计划向美国SEC提交上市文件了,将在美国纳斯达克市场挂牌IPO

对于这个消息,互联网圈儿的关注度较高,但大都没从上市的估值、前景和投资价值上去考量,而是从“搜狗不上市,王小川就不找女朋友”的花边娱乐角度上大做文章,王小川还被比喻成中国互联网界最后的“钻石王老五”。其实,这些解读都是吃瓜群众的思维,看热闹不嫌事大。对经历了13年马拉松长跑后的搜狗和王小川来讲,上市或许更多的是完成一种仪式,释放出多年积攒的情怀。但在上市夙愿完成之后,搜狗还剩下些什么呢?

搜狗上市的仪式感与独立宣言,只为争口气?

在中国互联网行业里,搜狗与王小川的成长历史很不一样。最早,搜狗是背靠搜狐长达5年的“输血”成长起来的,甚至最初更像是搜狐旗下的一个业务部门,仅仅是搜狐在搜索、浏览器领域布下的一枚棋子。当时,王小川的身份表面看是创始人,但其实一直受到搜狐张朝阳的权力“控制”,说话并没有太大的分量。在82PingWest品玩梳理搜狗13年成长过程时,就重新提起了这段尴尬的往事。

最为激烈的一次是在2010年初,360的周鸿祎找到张朝阳,要入驻搜狗,张朝阳给王小川下了通牒,“20天时间,必须把360谈下来”,但王小川内心是坚决反对的,因为一旦被360入股,将失去控制权,彻底沦为360的一粒棋子。所以,一心想建立独立王国的王小川,跑到杭州找到了阿里巴巴的马云,最终,阿里的介入搅黄了周鸿祎入股搜狗的如意算盘。而后,经历了3Q大战后的马化腾,带着搜搜和浏览器默认搜狗搜索的“嫁妆”入股了搜狗。最终,王小川在两个“婆婆”之下,才获得了公司的绝对控制权。

虽然王小川拿到了独立的身份,但十多年来,挡住360的吞噬,应付老东家搜狐,王小川过的是一种“拧巴”的日子。与中生代的美团王兴、猎豹移动的傅盛比,王小川干的是创业的事,却始终在获得主导权上博弈多年。而这也促使搜狗对独立的渴求越来越强烈。

恰恰,这次搜狗上市就是对外表明“独立”的态度,与过去彻底划清界限,不再活在腾讯、搜狐两家大佬的影子里,同时也证明搜狗独立存在的商业逻辑与价值。但事实上,王小川及核心骨干员工的持股比例并不高,仅为5.83%。腾讯持有45.4%的股权,搜狐有39.2%,就连张朝阳个人的持股比例也高达9.5%,远远超出王小川及管理团队的5.8%。如此,所谓的“独立”也可能只是打工者的一场狂欢。

有观点认为,王小川可能仅仅是争了一口气而已。某种程度上可以这么理解:搜狗上市可能不是为了融资,也不是因为业务需求,而是以一场上市仪式的落地,发布自己的独立“宣言”,了却多年来的初心和梦想,消除外界关于“搜狗姓王还是姓腾讯、姓搜狐”的疑问。

纳斯达克是围城,360的出城与搜狗的进城

赌气的成分在,但搜狗上市到底估值几何,美国资本市场怎么看待这家来自于中国的搜索公司呢?这才是外界应该关注和深挖的焦点。更进一步讲,搜狗去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是对还是错呢?恐怕就算是王小川心里面也打鼓。我们不去武断地给出结论,但有两个因素是直接相关的。

一是,搜狗以搜索引擎的商业模式标签去美国上市,不一定能得到投资者的认可。在美国纳斯达克,搜索引擎很难让投资者兴奋,因为这种业务模式已经存在了十多年了。而且在中国市场,搜索的市场竞争格局进入了一个稳定态,百度一家独大,占垄断地位,搜狗、360两家的份额始终在个位数徘徊,而这一局面也已经存续了多年。就此,精明的投资者都会算一笔账。当年搜索市场第二的360,不也落得个灰溜溜退场的命运。这很容易成为纳斯达克的魔咒,华尔街不看好360,今天也很难看好搜狗。

当然,搜狗可能不会傻到大谈搜索引擎的概念,会披一件人工智能的时髦“外衣”,但这并没有改变搜狗搜索的内核。根据搜狗发布的2017年第二季度财报数据显示,搜狗收入达到2.11亿美元,但收入大部分仍然是搜索广告,未能改变了业务模式单一的局面。而以往三级火箭的模型也是以输入法和浏览器为入口,将流量导入到搜索的池子里,然后以搜索广告完成行业变现。相比,人工智能更多的是噱头,短期不会给搜狗带来实质性的收入贡献。

二是,在搜狗热衷于去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时,大批的中国互联网概念股正从美国资本市场撤退,转而寻求在国内A股挂牌或借壳上市,而不是漂洋过海去美国。如今,纳斯达克更像是一座围城,同在一个屋檐下的360的“出城”,与准备“进城”的搜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除了360私有化退市外,分众传媒、巨人网络等一大批互联网概念股回归到了国内,根本原因是美国市场的估值体系和规则不同,又对国内市场不了解,导致股价长期徘徊在底部。聚美优品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过去三年间,聚美优品的股价一泻千里,如今只有区区2美元,市值3亿美元,暴跌了近9成。

实际上,过去几年,中国互联网企业去美国上市早已不是潮流,每年挂牌的企业寥寥无几,搜狗和王小川“逆势而动”,顺利挂牌不成问题,只不过恐怕很难有好果子吃。

故事不好讲,搜狗的未来还剩下些什么?

诚然,对于搜狗与王小川的初心,以及在死磕搜索引擎的坚持,外界普遍比较认可。而从搜狗每一财季的财报数据看,在搜狐门户广告、游戏业务持续下滑,创新业务又连续败北时,搜狗确实是唯一的亮点,让搜狐的财报不至于太难看。但如果放在整个中国互联网版图中衡量的话,搜狗的表现可能就算不上多突出了,甚至比几年前还“退步”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

首先,搜狗很明显缺乏大的格局和布局。国内互联网环境瞬息万变,13年间,搜狗一直抱着搜索引擎的产品和商业模式不变,既没有产品和业务模式上大的外延式扩张,更没有资本上的投资、并购的动作。但其实市场的天早就变了,腾讯、阿里、百度在各个领域出击,占领各个风口。哪怕是当年被挫败的360的周鸿祎,也在面向未来的手机、直播、信息流等领域布局突围,只有搜狗一直在搜索的一亩三分地里折腾,十多年来没有太大变化。

其次,搜狗开始大打人工智能牌,准备从AI层面破局。于是,汪仔、语音、机器翻译和同传纷纷登场,搜狗也一改以往低调的技术基因和文化,向来对交际不感冒的王小川也走出来,在各大综艺节目上亮相。显然,搜狗试图给自己贴一个更时髦的标签,在代表未来的新大陆中谋得一席之地。或许,搜狗在打人工智能这张牌前,就考虑到了上市需要标榜概念和讲故事,所以才风格大变,以此来扭转略显陈旧的搜索形象。

但问题是,搜狗在人工智能领域可能很难有太好的表现。因为人工智能既拼核心技术的积淀,又拼生态构建和场景覆盖能力。搜狗背后虽然有腾讯和搜狐两家的加持,但腾讯也在加码人工智能,业务上除了搜搜和浏览器的默认入口,给不了搜狗太多的应用场景。搜狐自身还难保,更顾不上搜狗了。而没有用户更多样化的场景和数据的话,人工智能技术的训练、学习和智力提升会遭遇瓶颈,结果很容易成为一个空架子,也就谈不上有多强的竞争力了。

所以说,搜狗一放出即将IPO的消息,整个业界都在为搜狗和王小川上市大唱赞歌时,更理性的观点则认为,这个时候,“封神”还是有点早,上市只是一个开始。因为对搜狗来说,未来的挑战远比机会更大。

2017-04-26


兄弟如手足。中国古话一直都这么讲。

没错,血浓于水,但是前提是没有利益相争的时候。如果牵扯到利益,兄弟间的厮杀可能比陌生人还狠。中国二十四史里面,类似唐代玄武门之变、康熙时期九龙夺嫡这样兄弟残杀的故事不要太多。

如果把这种兄弟关系投射到中国互联网里面去,分析每一个公司每一个大佬的谋篇布局、进退攻伐、出招拆招,或许可以发现很多好玩的事情。我们会发现,很多事情我们看到的仅仅是表面,而暗地里的故事可能更加精彩。

这或许就是所谓的:不在攻城,而在攻心。顺着这个脉络,我们来谈一谈最近比较火的微信搜索应用部。不过必须强调的是,当今互联网的竞争,是文明之战,而不是古代的残忍厮杀,文明之战愈烈,互联网进步越快。

搜索应用部:王的意志臣的忠心,然后才是杀敌

现在的微信有点像苹果一样,但凡风吹草种,都能在行业里掀起巨大的波澜。近日,微信对其组织架构进行了调整,成立了搜索应用部。毫无疑问,这是微信要加强进攻搜索的信号,一时间看好看空者皆而有之。

对此,土妖的看法颇为中性:如果张小龙真的能够继续保持克制,只把搜索当作微信的一个产品内部功能,为用户提供更好的内容信息服务,那无疑是很好的;但是如果这个搜索应用部从名字到当下具体做的事情,只是一个跳板,微信最终的目的是要借助体内巨大的用户和流量,打造搜索入口和分发枢纽的话,那结果可能并不能如微信所愿。

最核心的原因在于,微信是一个封闭的APP,包括即时对话、群交流、朋友圈浏览、订阅号阅读、游戏休闲等在内,微信已经有太多的消磨用户时间的功能。对话和浏览才是微信用户的最强刚需,搜索并不是,尤其当其不是全网通用搜索的时候。和谷歌、百度、搜狗不同,这几者本身提供的就是入口服务,但是土妖认为,微信是不允许“用户通过自家的戏剧大门,走到别人家的戏院看戏的”。

所以,在当下微信没有进一步做出什么大亮点的时候,大举进军搜索,未必是谨慎克制的张小龙的意愿,甚至未必是真正的要立马上场杀敌,其有可能来自于小马哥马化腾的诉求。

如果我们站在马化腾的角度去思考这一问题,就能找出很好支撑这一猜测的理由:

首先是王的意志。马化腾可以允许微信独立发展,可以给张小龙最大的自由度,可以让外界称“张小龙的微信”,可以忽略那些所谓功高震主的传言……但是所有这些前提都是“微信和张小龙”都是腾讯和马化腾的。此前,市场一度传闻微信要分拆,但是去年马化腾却在香港非常明确地表示,微信和QQQQ空间一样,不存在分拆的可能性。关键时候,王的意志无人能左右。分拆是一个重要的事情,就不排除搜索是马化腾眼里另外一个重要的事情。

其次是对王小川失去耐心。如果马化腾把搜索当作一件重要的事情,那么“微信社交——搜索入口——大数据——人工智能”,这是一个非常可能的规划路径。这些年,马化腾对王小川可谓不薄,要钱给钱要人给人要资源给资源,当然王小川也取得了一些成绩,只不过这些成绩可能并没有达到马化腾的预期。所以,马化腾用张小龙刺激、提点一下王小川也并非不可能。

再次是让商业回归本质。坦白说,微信已经太久没有类似语音对讲、图片分享朋友圈、公众号、微信支付这样令人惊艳的功能了,既然C端没有兴奋点,那么在B端通过微信搜索打开市场对微信商业化的想象空间,自然不失为另外一条路。说白了,在深谙商业本质的马老板眼里,微信不能只赚眼球,也得能赚真金白银才行。

最后是激发微信的核武威慑力。如今腾讯控股的市值接近3000亿美元,而阿里巴巴的市值大约在2500亿美元左右,两者最近在资本市场的表现都不错。马化腾很清楚,只要微信仍旧能够让资本市场保持想象力,那么腾讯控股的市值就能继续攀升;对阿里巴巴在移动支付等各个方面的打压力和威慑力就能继续保持。所以,马化腾自然知道要时不时给微信加油打气。

不同于马化腾的深思熟虑,张小龙方面就相对简单些。虽然此前的微信小程序、微信指数等,都远远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微信也已经太久没有亮点了,但是张小龙最大的优势是有着足够的耐心和克制,所以一直以来都足够的淡定。但是如果这次果真是如上方推测,是来自马化腾的意志的话,那么再有耐心和克制的张小龙,也自然有足够的清醒,那就是要显示出绝对的忠心,要维护王的绝对权威。毕竟,他可能才是最讨厌听到“功高震主”这四个字的人。

要么是张小龙要么是王小川,这是一个非此即彼的选择

对于BAT,由来已久的说辞是,百度精于技术,阿里善于运营,腾讯强于产品。但是,土妖觉得,“复制”和产品一样,也是腾讯最为核心的能力之一。

早期腾讯靠着如火纯青的Copycat能力,推出了QQ堂、QQ炫舞、QQ飞车、QQ农场等一款又一款似曾相识的产品,这是产品开发的复制,虽然不够光彩,但是足够成功;后来又精明地用“资金+劣质资产”的方式,去换取京东、搜狗等相对优质标的的股权,这是资本运营的复制;此外,腾讯还开启了三个团队进行微信开发的PKQQ影业和企鹅影业的PK等等,这是内部竞争机制的复制……

实际上很多时候,最好的内部平衡、协调的办法,就是基于公平的竞争机制,进行内部公平竞争。只不过,这一次不是腾讯内部,而是腾讯系内部,是亲儿子微信和干儿子搜狗之间的竞争。实际上,这次搜索应用部的推出,表面上只是微信自己内部进行的一次组织调整,发力搜索而已;但是实际上很有极有可能是马化腾对腾讯内部的微信和腾讯系的搜狗,在搜狗竞技场上开的一个盘口。

这几天,很多文章都在有意无意地否认微信和搜狗在搜索之间存在竞争。这样说法,无异于自欺欺人。恐怕张小龙和王小川自己,都不敢拍胸脯说他们间没有竞争。如果用天时地利人和的标准和衡量两者的优劣势,那么很容易发现:

张小龙占据了地利、人和的优势。地利,这一点很好理解,所谓微信搜索,首先是指基于微信产品、微信体系里面的搜索,既然是在微信里面,那么张小龙就有绝大部分的话语权。微信搜索以什么样的节奏开发,可以覆盖到什么样的领域,怎么开放,怎么和全网信息、服务连接,所有这些,张小龙都有先天优势。人和方面,对上而言,微信毕竟是腾讯的亲儿子,搜狗顶多是干儿子,再怎么着亲儿子也比干儿子来得重要;而对下方面,微信搜索团队显然很清楚,微信搜索重在微信而非搜索,微信的当家人是张小龙而非王小川。

当然王小川这边,也非毫无优势。最大的就是占据了天时。相比于微信在搜索方面的刚刚起步,搜狗已经在搜索行业耕耘了十几年。在对行业的理解,以及人才和技术储备方面,自然要遥遥领先于微信的。要知道,搜狗能够在谷歌、微软、百度、360的夹击中活到现在,没有电真本事是不现实的。

其实,在微信搜索这一非此即彼的选择里,最终不管是张小龙胜出,还是王小川逆袭,最大的赢家都是马化腾。就像张小龙的微信团队在微信竞争中胜出了,但是最大的赢家仍旧是腾讯一样。这也是为什么如今腾讯系在即时通讯、内容、影业、娱乐、游戏等各个领域,都推崇内部PK的一大原因。而这或许也生动体现了帅才运筹帷幄和将才上阵杀敌的区别所在。

盛世危局的张小龙VS中年危机的王小川

虽然马化腾不关心最终谁胜谁败,只关心竞争过程中创造的成绩,但是对于张小龙和王小川而言,这都是一场只许取胜不许失败的天王山之战。

先说王小川,国际奥林匹克信息学金牌得主、清华高材生、搜狐最年轻的副总裁……毫无疑问,对于普通人来说,王小川已然是高富帅、是人中龙凤、是人生赢家。但是对于王小川自己而言,野望自然远远不只如此。王小川可能希冀的是50亿乃至100亿美金的公司,是要大步伐追赶雷军、王兴、张一鸣这些前辈和后辈们。

正所谓“欲求不满苦恼生,对比失落心不甘”,王小川的这种苦恼和不甘,显然不能指望搜狗输入法,因为搜狗手输入法虽然市场占有率遥遥领先,搜狗在最新的财报里,甚至称“狗输入法稳居国内以DAU计的第三大手机应用”,但是搜狗最大的短板在于离其他圈层的用户太远,离社交关系链太远,离内容信息太远、离钱太远……总之,除了离用户的手指近,离其他一切似乎都太远了。

所以,王小川只能把梦想寄托在搜索和浏览器,尤其是搜索上。也正因此,搜狗才在过去的时间里,接入微信、接入知乎,推出名医、学术、英文等等各种功能和服务。本性内敛腼腆的王小川,也带着搜狗汪仔各种站台和出境,虽然不适应但也没办法。

说是,“一个人违背其本性生活的时候,就是中年危机到来了”。不知道如果王小川也看过这样的话,是什么感想。

假设王小川在和张小龙的竞争中胜出,那么如前所述,搜狗就借助微信打开了“搜索入口——大数据——人工智能”这样一个极具想象空间的通路。一改搜狗入口吸引力不足,大数据稀缺,人工智能孱弱的局面。让搜狗对人工智能的拓展,有了足够丰富的场景和足够大的数据,而不是像现在仅仅是在语音、语音这一小小的一亩三分地里折腾。届时,“微信+搜狗”能够给人们带来的将会是“搜索即所得”、“所说即所得”、“所见即所得”,搜狗将成为微信迈向数字化、结构化、搜索化、可视化、智能化的底层基础设施。

而如果王小川败了,那么有关微信乃至腾讯现有的一切资源支持,都有可能一去不复返。那对搜狗来说,不说万劫不复,也足以伤筋动骨。要知道,此前王小川透露的数字是,无线端流量超过80%来自腾讯。

相比王小川的不容有败,张小龙则余地相对大一些,但是也绝对不可以轻视。微信近段时间在开放接口、在小程序、在微信指数方面的各种动作,都太平淡了,而且也离最庞大的C端用户群体稍微有点远,微信亟需一个类似语音对讲、图片分享朋友圈、公众号、微信支付这种杀手级的新功能,重新唤醒用户对微信的好奇心和期待感,这两者才是微信最重要的品牌资产。张小龙比任何一个人都知道“盛世危局”的道理,微信不可能轻松逃过这样的历史轮回。

而且谨小慎微而又强势封闭的张小龙,本身就是一个极狠的角色——对自己狠,可以忍受足够的寂寞,保持足够的克制,十年磨一剑;对他人也狠,为了做微信,不留一丝余地地PK掉其他同做微信的亲兄弟。这样的一个人,会对“干兄弟”王小川手下留情吗?

一个是天生学霸遇到家道中落进而引发中年危机;一个是天纵之才频频功高震主如今面临盛世危局。可以说无论是中年危机的王小川和盛世危局的张小龙,这两位被戏称为“皇子”的男人,都迫切需要搜索这一战的胜利,来重新证明自己,完成自我的救赎。利剑出鞘之后,谁会倒在血泊之中,我们唯有拭目以待。

用张小龙的一句话结束本文,伟大的男人“多少艰苦不可告人”。

2017-01-15


“我们大部分人的生命是以一种妥协来结束的。”

F·S·菲茨杰拉德在《那些忧伤的年轻人》这本书中如此说道。很多人都觉得“坚持”很难,但是殊不知“妥协”才是更难的。妥协,意味着和自己和世界和解,而不妥协则意味着无尽的不甘、愤恨,以及绵绵不绝的忧伤。套用菲茨杰拉德的话,岁末年初,回顾中国的互联网行业,可以说,王小川可能是最忧伤的那些“中年男人”之一。

114日,在2017年的极客公园GIF大会上,搜狗CEO王小川大谈人工智能,同时现场还宣布正式上线“海外搜索”产品。按照王小川的说辞,这一产品使用了搜狗最新的“神经网络及其翻译技术”,能够帮助不精通英文搜索的中国用户,搜索和阅读到全世界的医疗、科技、人文信息,号称是全世界范围内第一次把深度神经元网络翻译系统与搜索相结合的产品。最后,王小川还撂下了这样一句话——“跨语言沟通一旦实现,通天塔的故事将改写。”一副改变世界、舍我其谁的面孔。

不过,话音未落,搜狗这款挂着“搜索全世界”、“海内外文化交融”标签的伟大产品,就遭遇到了业界的集体吐槽和讥讽,因为搜索体验上可能连“及格线”都没达到。那么问题来了,这款王小川嘴里的海外搜索神器及所搭载的晦涩难懂的“神经网络翻译技术”,究竟含金量如何呢?更引发一众网友拍砖的是,很快有人发现,“搜狗海外”与去年5月发布的“英文搜索”如出一辙,当时采用了微软必应的英文信息数据。如此新瓶装旧酒的玩法,难道是在拿技术当儿戏吗?搜狗和王小川如此怪异的举动背后,饱含了什么样的隐隐忧伤?

“高深”的翻译技术真的经得住考验吗?

诚然,正如王小川在“海外搜索”产品发布的现场所讲的那样,如果技术没有含金量,要将技术变成产品,并有规模用户使用,是基本不可能的。即使能投机取巧获得一定用户,最终也很难带来太大的商业价值。可以说,技术不过硬,越发展到后期,用户规模越大,后期的风险与危机就越大。

但就是这句话,可能让王小川夸下海口的“海外搜索”,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问题恰恰出在所谓的“神经网络翻译技术”上。

按照王小川的介绍,“海外搜索”使用了搜狗的神经网络机器翻译技术,中国用户在海外搜索界面输入中文时,将自动翻译成英文,并检索世界范围内的海量英文信息,最终还能实时地将搜索结果页转化为中文。但这一技术的“真相”可能并非如此,体验也相当糟糕。

比如“海外搜索”可能并不是新产品,早在20165月,搜狗就发布了一款名为“英文搜索”的产品,当时与微软旗下的必应达成搜索技术合作。有网友进行一番对比后发现,两者的搜索结果惊人一致。所以可以推测,“海外搜索”仅仅是旧产品套了件新外衣而已。再者,“海外搜索”的用户体验让不少网友哭笑不得,与专业相去甚远,有网友搜索国内明星发现,范冰冰成了“风扇”,孙俪变成了“太阳”,赵丽颖成了“zhaoliying”,存在拼音与英语混淆的低级错误。

其实,这已经不是搜索第一次在机器翻译技术上“出丑”了。在去年的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王小川“大秀”实时机器语音识别并同步中英文翻译技术,当时这一技术就被网友热烈“吐槽”,在专业词汇、句式语法上出现各种“瑕疵”,甚至把“深度学习”翻译成了“depth of learning”。有网友感叹,这种低劣水平的机器翻译、同传技术喊着要取代人工同传,简直是个笑话。同样的尴尬在随后王小川在香港科技大学的讲堂现场再次上演,被指出了诸多翻译错误。

或许可以用“半成品”来形容搜狗的机器同传、神经网络翻译技术。当然,可能王小川对自家的技术也信心不足,所以王小川一边喊着“走向世界”的同时,也给自己留了台阶下。拿这次“海外搜索”产品来说,他表示,目前因为有些词汇还无中英一一对应的翻译结果,所以还做不到完全对应,相信会在未来解决。但轻松松松这样一句话,网友们可能不会答应,也远不是打造一款完美、极致产品该有的对技术敬畏的态度。

公关过度,王小川成AI领域的“演员”了吗?

在急功近利、赚快钱的思维主导市场后,营销炒作的边界正被不断突破,一些企业靠抖机灵、玩小把戏来博得市场、品牌上的“出位”。而且一旦企业跨出去第一步后,很容易一发不可收拾,陷入到这一怪圈儿当中。

搜狗就如此,而且这已经不是王小川第一次遭“吐槽”了。不少长期关注搜狗和王小川的人会有明显的感觉,过去,王小川是典型的技术宅男,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只为自家的场子站台,甚至都不怎么接受媒体的采访。哪怕是在公司内部发言,嘴巴也是相当专业和严谨。因此,搜狗一度被业界称为是“技术与工程师文化”驱动的企业,是互联网行业里为数不多的技术派选手,受到同行的尊敬。但如今,画风陡变,滑到了另外一个极端。不少人开玩笑,王小川大有变成AI领域“戏子”的态势。

当然,外界有这样的感触并非偶然,也不会“冤枉”搜狗,我们可以举几个例子。

去年5月,搜狗“英文搜索”宣布上线前,搞了一场与谷歌的“碰瓷”行动。媒体报道,当时适逢谷歌I/O大会期间,搜狗事先放出消息称,将与谷歌展开相关合作,甚至传言升级到了“谷歌回归中国”的层面,搞得沸沸扬扬,但最终成了一场“闹剧”。谜底揭开后,搜狗与微软必应搜索技术达成合作,并推出了“英文搜索”和“学术搜索”的产品。这一结果遭到了网友的狂轰乱炸,被指亵渎了网友的感情,也“消费”了谷歌。

实际上,搜狗与王小川类似的一幕幕公关炒作事件不断上演。在人工智能领域,王小川更是频频现身各大公开场合,不仅针对竞争对手放嘴炮,还时不时冒出一些惊天言论,关注度指数飙升。甚至过去王小川本人拒绝的综艺节目,比如《我是创始人》、《一站到底》等舞台上,王小川已经成了常客,挂上了时尚、大佬、娱乐的形象标签。身边不少朋友感叹,过去低调、谨慎的工程师已然摇身变成了“戏子”,浮夸、大忽悠成了常态,这种大反转的戏码让很多人难以接受。

是被逼得走了歪路?这样的搜狗令人担忧

当然,我们并非拒绝“事件营销”,在用户口碑、用户参与变得日益重要的今天,通过制造或搭车契合用户情感需求的事件,获得更大的品牌曝光和用户关注,是值得每一家企业学习的。但这里面有一个前提,不能为了炒作而丧失底线。往往,越是话语权弱或走下坡路的企业,越容易犯孤注一掷的毛病。

搜狗公关炒作画风的转变就存在这样的原因。有业内人士为搜狗“开脱”。一方面,互联网行业的娱乐玩法尺度越来越大,公关炒作成风,只要能吸引眼球和注意力,就可以炮制出一场场的大戏。搜狗一改传统工程师面孔,也是被逼上了歪路,无奈之举。另一方面,近年来,在移动互联网行业里,搜狗的话语权和声音越来越弱,搜索作为最大的变现产品,始终未能突破百度的防线,相差很远。而且搜狗曾主打的输入法、浏览器和搜索组成的“三级火箭”的模式已经过时。这意味着,搜狗已经日益成为一个不“入流”边缘选手。

正是这样的尴尬处境,让搜狗与王小川不得不改变玩法,频频借嘴炮与制造事件来刷存在感。

搜狗与王小川选择在人工智能领域持续发声,玩的是“小聪明”,短期受益,但长期受损。目前来看,人工智能已经成为互联网及各大行业的风口,保守预估的话,也能再火爆三五年。所以复盘一下搜狗和王小川的“语录”及“演出”,大都围绕着语音交互、机器翻译、智能技术等技术概念展开。可见,搜狗正把人工智能看作是救命稻草,试图抓住重新在互联网行业里“上位”的最后机会。只不过,蹩脚、拙劣的公关“表演”过度的话,很容易适得其反。

当然,最近传出搜狗或在年内IPO的消息,让这一切终于“水落石出”了。上市的话,搜狗需要一个美好的概念和足够吸引投资者的故事。与人工智能扯上关系,更能抬高搜狗的身价,获得更高的估值对价。甚至更有人脑补和猜测,夹在搜狐与腾讯两大股东间的搜狗,限制了搜狗独立发展和战略规划的自由度。对于这种“无所适从”的状态,王小川已经心生倦意。在不少“后生晚辈”纷纷上市、融资后,价值不断“缩水”的搜狗很难回到“一线”,于是乎,王小川可能会选择“套现”。只不过,这样的搜狗恐怕前途越来越渺茫了。

学霸如小川,自然知道——人,终究还是要学会和自己和解。但愿他不仅知道,也能够做到。这样,或许才会更加澄净清朗,更加云淡风轻!

2016-10-27


提及搜索市场,很多人都会有一个印象,这个行当已经老了,似乎不再是互联网行业的主战场。就连搜索行业里的老大哥百度也向生活服务、人工智能、金融服务等新兴领域升级。几年前,我就给出过结论,搜索不会消失,但搜索的形态和业务模式会进化。如果不能跟上用户需求的转变步伐,不能改变搜索的用户价值,结果就会一步步被边缘化,最终被踢出局。

回顾这几年来搜索走过的路径,严格意义上讲,百度已经不再是一个纯粹的搜索公司,360搜索已经没了干劲,老周也不跟百度较劲和打口水战了。倒是当初有机会继续摸高的搜狗,还在搜索的坑里继续“折腾”。

之所以又讲到搜索这个话题,原因是这两天搜狐交出了一份相当惨淡的财季报告。其中涉及搜狗Q3的经营数据显示,搜狗营收为1.51亿美元,同比增长2%,环比下滑6%。但同时,搜狗对外公布的Q3财报显示,搜狗第三季度营收达到了11.1亿元,同比增长了9%。对比搜狐财报与搜狗发布的Q3季报,明显是两个不同版本:一个以美元核算同比仅仅增长2%,另一个按人民币核算,营收同比增长就变成了9%

增长数相差如此之大,这背后有哪些玄机呢?恐怕与文章开头所谈到的搜索行业的变化脱不开关系。

搜狗财报吃的是人民币贬值的红利?

有深谙财报分析的人士指出,这是搜狗在玩弄文字游戏,在粉饰太平,实际上搜狗业务已经快陷入了增长的停滞期。搜狗不仅玩了一个文字游戏,还“偷着”吃了人民币贬值的红利。

通常来说,在美上市的中概股公司,发布财报一般都是按美元计算,百度、携程、微博、新浪等无一例外。虽然搜狗并非上市公司,仅仅是装在搜狐上市主体里的资产,但搜狐在每个季报中都会以美元计算并单独体现搜狗的业绩。只不过,搜狗对外发布的Q3财报却改用了人民币,结果就出现了上述两个版本的问题。

从同比增长的数字上看,9%显然比2%要好看很多了。我们又翻阅了搜狗过去发布的连续七个季报的数字,发现了一个现象:2015年期间,搜狗发布的季报多采用美元的版本,但进入2016年的Q1Q2Q3三个季度,搜狗却“刻意”使用了人民币为货币单位。

而玄机恰恰在此。我们发现,从20158月起,人民币开始大幅贬值,美元兑换人民币汇率从6.2020158月)直接飙升到了如今的6.771025日),期间,人民币兑美元贬值9%左右。搜狗在2016年更多选择用人民币单位发布财报,相当于利用了汇率变化,吃了人民币贬值的红利。因为如果按美元计算,搜狗每个季度的营收同比增长远没有这么高。

就此,有人得出结论,搜狗是在粉饰财报,掩盖营收增长停滞的现实。是不是果真如此呢?我们翻查了搜狗过去连续七个季度的财报(美元为货币单位),进行了横向对比发现,2015年搜狗Q1Q2Q3Q4的同比增长率分别为66%62%53%39%2016Q1Q2Q3的同比增长率分别为27%19%2%。可见,从2015Q1开始,搜狗季报中营收同比增长率一路下滑,一直到今年Q3可怜的2%

当然,这一推测或许并不能印证搜狗的真实意图,但如果属实的话,那就真有点掩耳盗铃、形式主义了。何况对搜狗来说,并非是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没必要看投资者的脸色。如果仅仅是为国内用户“定制”一份人民币版的财报,那我们只能说,搜狗太注重自己的“脸面”了,这反而让人多了几分担忧。

搜狗死抱着搜索还有前途吗?

近年来,互联网行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搜索形态也在持续进化。但在互联网瞬息万变的时代下,搜狗却始终死抱着搜索模式,没有什么大的动作。搜索引入知乎、微信公众号内容等,干的也是修修补补的事,并没有给搜狗带来基本面上的变化,随着来自于搜索的营收出现下滑,搜狗正在被互联网大潮所甩开。

谈到这一点,就不得不说搜狗错失的这三年。20139月,腾讯4.48亿美元现金战略入股搜狗,并将SOSO业务、QQ输入法业务整合进搜狗。而那个时间前后,360的周鸿祎也曾与搜狗谈判,只不过老周当时手头缺钱,一口吃不下搜狗。所以张朝阳和王小川最终选择投入腾讯怀抱并不奇怪,毕竟腾讯的诱惑力太大。但选择了腾讯却成了“成也萧何败萧何”的事,如今回头看看过去的三年,睡在温床上搜狗,丧失了野性与创新,并带来了三个方面的掣肘与困惑。

首先,“出嫁”腾讯确实换来了短期还算抢眼的业绩表现,只不过这里面有一些“虚假繁荣”的成份,比如腾讯将浏览器、网站、QQ等搜索的入口指向了搜狗,巨大的流量让搜狗市场份额没出现下滑,甚至还有点起色,掩盖了搜索业务实际表现不佳的真相。但经过三年的“消化”,来自于腾讯母体输血的红利期已经结束了,未来恐怕也很难继续给搜狗贡献增量。

其次,回顾这几年,搜狗一些所谓“大”的动作,却基本都没逃出“搜索框”的限制,比如进入微信公众号内容搜索,导入知乎的问答内容。这些举措对用户搜索体验的提升,产生了一定的价值,但依然是在搜索内打转转,变现方式也没太多创新,并没有改变搜狗的基因。

最后一点更要命,搜狗在移动端缺乏入口级产品,在内容IP、互联网金融、O2O、人工智能等风口领域也没长远规划,更没找到当年“三级火箭”的战略替补。不管是处于头部的输入法,还是表现差强人意的搜狗浏览器、搜狗地图等产品,大都属于工具范畴。除了输入法还拿得出手外,其余移动产品只是打酱油的角色。当然,看看同样主打工具产品的UCweb,以及360安全卫士、浏览器等产品,表现同样不理想,根本原因在于工具产品的时代结束了。

搜狗视野和大局观上出了问题

一家企业到底有多大发展空间,成长性如何,往往依赖于一家公司的掌舵人和企业文化。搜狗向来走保守路线,过去强调技术基因。但在国内互联网进入资本、战略上的较量后,搜狗显然不适应这一时代。相比,UCweb虽然自身浏览器也受大势所拖累,神马搜索高调推出后也就没了声音,份额比搜狗还少得可怜。但俞永福却通过收购PP助手、九游等资本方式,重新站到了移动应用分发和游戏的风口上。正因此,也才促成了阿里巴巴的收购,并整合高德地图,成为了马云眼前的红人。

这也说明,企业的视野应该更开阔,创新不能仅仅在延长线上“折腾”,而更应该跳出路径依赖去进行颠覆性创新。看看同时期成长起来的乐视、小米、滴滴、今日头条,以及一大波的直播平台眼花缭乱的玩法之后,就很容易发现,搜狗的确缺乏大的格局观,更少了一些魄力和果敢。只要不脱离开搜索的既有路径,搜狗就很难出现豁然开朗的局面。值得一提的是,这种格局观与视野上的不足也反映在了资本和战略业务两个层面:

一是,在资本结构上,较为尴尬。腾讯今年9月已经增持到了45%,成为搜狗第一股东,搜狐持股为38.35%。这种股东结构对搜狗也很不利,一边是爹,一边是娘,都不疼不爱,还限制了搜狗的资本运作空间。对腾讯来说,搜狗更像是一个甩掉SOSO搜索、QQ输入法的“回收站”,搜索对腾讯而言,本身就是非核心业务资产,发展到今天,更是边缘业务;而对搜狐来说,刚发布的Q3业绩巨亏,畅游业务持续下滑,搜狐还伸手向游戏业务借款10亿元用于经营,这种情况下,对搜狗搜狐也自然心有余而力不足。

二是,在战略和业务上,鲜有亮点。搜狗被腾讯和搜狐“圈养”的几年时间里,有些胸无大志,过起了小媳妇的安逸日子。不仅没有对这种尴尬的股东结构谋求突破,而且在业务层上虽然也在推进语音识别等人工智能技术,但仅仅在自家日渐式微的搜索一亩三分地里应用,又没有更多的场景和大数据的支持,恐怕也很难说能形成多大程度上的突破。

如此来看的话,搜狗财报上的颓势是必然的,接下来的表现可能会更差。这几年,搜狗战略缺乏大的布局和动作,错过了互联网发展的最好时机。如果搜狗还不懂顺势而为的道理,并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和改变,未来,在互联网行业其将越来越是一个小玩家。当然,如果学霸王小川能够安心于“小而美”的话,也可以平静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只不过,天资过人、天生骄傲的王小川,能看着别人一骑绝尘,而忍受搜狗的日渐平庸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