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一边是海水,一边是火焰。

这是当下中国互联网行业最真实的写照。海水与火焰的交汇之处,就诞生了种种奇特而又诡异之现象,无论二级市场,还是一级市场,均是如此。

二级市场方面,914日,趣头条上市首日,最高暴涨191%,触发5次熔断,最终收盘涨了128%;除了趣头条,此前的蔚来汽车、拼多多等也都是暴涨暴跌,继“视频三傻”之后,“趣蔚多”进一步刷新了投资者的认知。

一级市场同样不甘落后。二手行业里的新兵享物说,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接连获得了多次融资,总融资额超过了1.1亿美元。严格意义上说,享物说并不是二手电商平台。只不过,这并不妨碍享物说,蹭二手电商行业的巨大红利和风口。这样的“借势”,从享物说虽不是二手电商交易平台,但是每次对外发声都竭力故意和前者做二元对立,也能看得出一二。或许享物说的本意是想把自己包装成“二手行业新物种”,但是在产品和平台没有本质的创新,甚至还有先天的弱点的背景下,这种过度的包装和博眼球,并不是一件明智的做法。

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享物说肯定把自己类比过是二手行业里的“拼多多”,只不过无论从产品、用户、各种数据以及商业模式等诸多方面去看,享物说似乎都存在逻辑上难以自洽的各种诡异之处,这些诡异之处也是其面临的困难和挑战所在。其真实价值,究竟几何,一直以来都披着神秘的面纱。

享物说最终能否成为二手行业的拼多多,还是会成为昙花一现的互联网“网红店”,既系于对自身的属性、调性定位,更系于对产品、用户、商业模式的新思考。路径选择对了,则有可能继续蓬勃发展;而要是路径选择不对,则有可能转头向下。

产品诡异:如果解决不了用户痛点,就会成为看客和羊毛党的聚集地?

按照享物说创始人孙硕的说辞,享物说是:闲置好物互送平台,光是这个描述就有很多值得商榷的地方。一是,闲置和好物,往往不统一的,既然都闲置了,可能就未必谈得上是好物,可能说“有用”或者“好用”更符合实际一些,没必要进行无谓的夸大;二是“互送”两个字会让用户很迷惑,平台的功能到底是“处理闲置”,还是“获得收益”,又或者是“先送出去,然后被送进来”?

说白了,这些都是享物说模糊定位所带来的“尴尬”。这种诡异的产品和平台定位,从用户角度去看的话,是难以解决他们的痛点,满足他们对闲置产品最核心的诉求的。我们不妨直接站在用户的角度去看这一问题:

先看二手物品提供方。其最核心的是处理闲置和变现。但是变现在享物说是实现不了的,在没有法币支撑的平台里,用户得到的只能是“小红花”。而处理闲置这点,用户“出售”二手物品,本意是要处理闲置,但是在只能获得小红花的前提下,用户要么从“出售”变成“白送”;要么处理闲置变成了“家里从一种闲置商品,变成另外一种闲置商品”。不难看出,二手物品提供方的两大诉求,都没有得到根本的实现。

再看二手物品接收方。其最核心的诉求是“以便宜的价格获得需要的二手商品”。一般意义上,会买二手商品的用户,除非是买那种奢侈品,否则这类人群大都属于人生的起步阶段,注重的是“便宜”、“性价比”,这种人家里也很少有“多余”的东西去换需要的东西。这就造成一个悖论——“本来我就是需要二手物品的,享物说平台还要我先提供二手物品再能得到我需要的二手物品”,这不大符合真实的生活场景和需求。

当然,有人可能会说了,你可以通过打卡、邀请、分享等方式,获得小红花啊。这样的观点,忽略一个事实,对于对“商品价格”都如此敏感的二手行业用户,对“时间价格”会无动于衷吗?

难怪业内会认为他们是扑风口无疑,既然不是二手(电商)的项目,就不要占二手(电商)的坑。

确实,一旦产品满足不了用户对二手行业的真实需求,平台就无法形成“二手物品提供方-赚小红花-二手物品接收方-花小红花”,这样一个良性互动、正向循环的闭环。因为用户参与交易,目的不是“为了得到小红花”,而平台又是以小红花作为“有价证券”甚至是“代币”功能的介质,这样割裂就产生了。

在这样的背景下,即使前期尝鲜的用户会快速增长,用户规模也很快会见顶的,而且用户的本质需求没有得到满足,自然也会快速流失,这样平台最终就存在变成看客和羊毛党聚集地的风险。实际上,如今享物说上,很多试用装的出现,一定程度上已经表明平台上开始出现了这样的苗头了。要知道,“试用装”这个商品本身,就已经偏离了“二手”的边界了。

数字诡异:SKUDAU、融资,逻辑如何自洽成色究竟几何?

享物说不仅在最基本的产品方面,存在诡异之处,在最重要的数字方面,也有诸多令人不解的地方。

在一篇名为《爬取20万数据,我们深扒了风口上的“享物说”》的技术类文章里,文章称,“(享物说)20万条商品信息大多数是重复的,其实只有7000多件独立商品。也就是说,许多旧商品会在页面上循环出现,直到被出售。”

不仅如此,文章还表示,“进一步分析发现,其实每天发布在享物说上的商品,平均只有1400种左右。”由此文章认为,每天来提供商品的“赠送者”也不会超过这个数量。此前有媒体报道,今年8月份享物说的DAU已经达到了200万。如果这一数字是真实的,再加上如果前面文章的抓取数字也是没错的,那么享物说平台上的物品提供方,也即其说的“赠送者”占比,仅仅占据DAU的万分之七。

对于二手行业来说,从双边交易模型去衡量,这一比例显然是很低的。也可以从这一比例中看出,大部分所谓的“用户”,可能只是好奇宝宝、吃瓜群众、或者是羊毛党啥的。真正意义上,在“贡献二手物品-获取小红花-获取二手物品”的用户,基数可能并不高。

对此,不少业内人士也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有人认为,(享物说)快速增长的买家,都是冲着捡便宜去的,慢慢的谁会一直是那个傻傻的“免费送的人”?也有观点表示,目前享物说如果说突破也只是在花钱获客这件事儿上挺有突破的,其当前DAU数字和其对外宣称的价值网络根本没什么交集。

当然,对于这些说辞笔者并不能轻易苟同。再者说,不管这些业内人士的看法和观点如何,都不能改变享物说不到一年时间获得了多次融资,总融资额超过1.1亿美元的媒体报道。只不过,对于享物说半年多次获得融资,频繁程度几乎冠绝互联网,笔者确实也感到很好奇,资本真的如此看好这个平台吗?

和这类似,笔者也曾经一度对趣头条、蔚来、拼多多的暴涨暴跌纳闷不已,但是当有人提醒笔者:如今银行理财、A股、贵金属、P2P、外汇、房地产等主流投资理财渠道要么收益极低,要么通道阻塞,所以大额资金比如游资去搏中概股,也并非不可能。顿时,笔者似乎明白了什么。

既然二级市场会出现这种状况,那么要是有人说在一级市场,也有不断拉高估值、营造蓬勃发展、欣欣向荣的景象,然后期待后来者接盘的现象,也就合情合理了。曾经市场上的香饽饽,如今泯然众人的共享单车等,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难道彼时,那些人精一样的投资人,真的不知道共享单车的真实价值究竟几何吗?说白了,都是为了把泡泡吹大,然后自己默默的套现离场,而让别人去“站岗”罢了。

商业模式诡异:用户渠道变现监管,四大挑战有待应对

众所周知,在人类历史上,法币的出现,最重要的功能之一,是加速商品的交易和流通。但是享物说抛却法币自创小红花,其实是从法币下商品买卖,回归到了古远时代。这种回归,并不是返璞归真,而是会使得其商业模式面临各种问题和挑战,难以抓住商业社会的生意本质。

第一,用户挑战。由于享物说不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不是互惠互利的二手电商平台,使得其不仅难以满足用户的根本需求,而且也很大的降低了二手商品流通的效率。由此,短期内尝鲜用户红利过后,就会很快见到用户增长的天花板。因为“尝鲜”是一过式的,而“解决问题”、“获益”才是长久式的。

第二,渠道挑战。在享物说的投资人的名单中,我们并没有看到腾讯系的身影,那么享物说所谓的公众号、小程序、送红包、拼团等类似拼多多的玩法,其实是有很大的风险的。现如今腾讯、微信对各种诱导式、游戏式、社交式营销管控得异常严格,即使是“干儿子”的拼多多,也深有体会。用黄铮的话说,拼多多一年被腾讯封杀1000次。而对连干儿子都不是的享物说而言,其所谓创新的渠道、营销等等,根本没有护城河可说,相反整个营销、获客体系还非常的脆弱。

第三,变现挑战。商业的本质,是发现需求、创造价值、满足需求、获得回报。具体到电商、二手电商、二手行业,最终获得回报的变现方式无非四大类:买卖差价、交易佣金、广告营销、会员服务等等。买卖差价对中介平台的享物说而言自然是不存在的;而交易佣金,享物说因为没有法币只有小红花这种“代币”介质,所以也是不存在的;至于广告营销,其前提是拥有基数足够大的用户和流量,就享物说目前的用户和流量来说,还远远没有达到具有规模化、持续性“广告营销”的价值;最后的会员服务,相信即使是享物说,也会认为这是很远很远的事情。

第四,风险挑战。这里说的风险分为两个层面:一是对用户而言,由于小红花是由享物说自行发布,用户打卡、邀请、分享、送出二手物品等多种途径都可以赚到,因此平台上的小红花势必越来越多,如果用户增长速度减弱甚至不增长的话,平台就很容易有“通货膨胀”的风险,要知道享物说的美国师兄Listia,九年的时间积分可是贬值了50倍;二是对平台而言,“小红花”在平台内有“代币”功能,但其却是“非法定货币”。

试想一下,假设享物说真的发展得特别好,甚至从二手物品进入到一手商品,平台里通行的“代币”功能介质还是“小红花”,那么小红花是不是就有了“货币”的特征了?想想看,有创新技术加持,优点无数,国际上有很多国家支持的比特币、类比特币,现如今我们还是禁止的呢,何况差了十万八千里的小红花?当然这样的风险还很远很远,甚至永远都不可能出现,但是这也不妨碍我们先做提醒、防微杜渐。

写在最后的话:

享物说确实有其一定的创新之处,此前的发展也可圈可点。但是无论是用户,还是投资者,尤其是后者,切不能一叶障目不见泰山。更不能为了短期的利益,而利用资本的力量,对享物说不断地进行催肥。

而对于享物说而言,则需要在掌声、鲜花和镁光灯的迷幻之下,保持更加清醒的头脑,重新界定自己的定位、标签和特点究竟是什么?也更要重新去分析和理解用户、产品和商业模式,这些最本质的东西,而不是沉迷于各种表层的数字。

总之,让产品解决用户痛点,让商业回归本质,保持戒定慧,远离贪嗔痴,这才是互联网创业创新的大智慧。


上一篇: 这届苹果在消费升级,这届人民在消费降级
下一篇:AI时代的就业真相:没有哪一次失业潮是科技革命造成的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