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这是1927年毛泽东同志为红军提出来的游击战术,现如今这一战术被滴滴用在了外卖领域。继第一站无锡之后,6月份滴滴要在南京、泰州、成都三地“连开三城”。

游击战术的核心精髓是“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但是对于外卖领域,这种在一座城市还没有站稳脚跟,只是凭借着高额补贴获得了一时关注,但是补助停了就又逐渐暗淡的背景下,忙着开赴新城,不仅不能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而且还会让自身疲于奔命,却又没有效果。

滴滴外卖不仅在最基本的战术打法上存在值得商榷的地方。在具体的运营策略方面,从无锡,到南京、成都,再到泰州,三个不同层次、不同气质的城市选择中,我们也能发现滴滴对其外卖业务定位、策略的摇摆问题。

无锡:二线弱三线强,滴滴外卖一开始就没想清楚切入城市的定位

放眼当今的中国互联网行业,超级独角兽们都在为了上市而讲着各种各样的故事:今日头条的用户和流量;小米的“手机+智能硬件+IoT”;美团点评的“有价值无边界”;当然也包括滴滴的外卖故事。

在笔者看来,外卖并不是一个好的战略抉择。因为在外卖、O2O这个领域,已经基本没有了战事,基本上就是美团和饿了么两家分天下。相比外卖,无人驾驶、智慧交通、国际化才是滴滴要讲,同时也需要长远布局、精耕细作的领域。可惜,程维并没有这么选择。

好吧,就算是因为特殊的原因、情怀和秉性,而选择了外卖,那么在具体的策略、打法上,滴滴外卖也有值得商榷的地方。最主要的一点就是,滴滴外卖到底是要走城市引领农村的道路,还是要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或许这个问题,从一开始滴滴外卖自己就没有想清楚,所以才会选择了“无锡”这座二线弱三线强的城市。因为,定位模糊,说它城市引领农村也可以,说它农村包围城市也勉强说得通。